威尼斯人

办残疾证被刁难 举报者怎就成“你老百姓够厉害”

新闻 2018-08-03 22:13:15

新华网北京8月24日电(记者李寒芳、查文晔) 应该明确肯定: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 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 人民就没有理由信任我们,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没有别的选择。


这番掷地有声的话,回荡在1982年9月24日的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问中国,首次就香港前途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举行会谈。亲历整个中英谈判过程的原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在回忆文章中说,这位铁娘子碰到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被毛泽东主席封为 钢铁公司 的邓小平。


主权问题一分一毫都不能让


周南表示,邓小平在这次谈判中,不仅强调中国在主权问题上没有回旋的余地,还说了重话: 如果说宣布要收回香港就会像夫人说的 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那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个灾难,做出决策。


虽然在与撒切尔夫人的会谈中,邓小平毫不留情地给了对方 当头一棒 ,但英方并没有死心,而是采取步步为营的策略,继续就 主权换治权 等一系列涉及主权问题与中方纠缠。


周南回忆,在耗时两年、多达22个回合的谈判过程中,英方多次企图修改协议文件中的内容,如把香港的 高度自治 改为 完全自治 和 最大限度的自治 ,要求英国人员可以在未来特区政府中 担任文职中最高职位 等。这些招数都被邓小平识破,并一一加以批驳。邓小平指示: 在主权问题上一分一毫也不能让,更不要说是一寸。


而后英方又对中央在港驻军问题百般阻挠。在一次有中外记者在场的谈话中,邓小平拍案而起: 为什么英国可以在香港驻军,香港回归后中国反而不能在自己的领土上驻军?驻军是主权的象征!如果这点权力都没有,还讲什么恢复行使主权? 英国的态度不得不软化下来。周南感叹,这真可谓是 文王一怒而安天下 !


这位亲历了中英谈判曲折进程的老人感慨万千地说: 回顾那一段岁月,在解决香港问题的每一个阶段,都是由小平同志在关键时刻,抓住关键问题,做出了关键性的指示,从而保证了斗争的胜利。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回忆说,在邓小平的亲自关心下,中央确定了解决香港问题要坚持两个原则:一是一定要在1997年收回香港,不能再晚;二是收回香港以后,一定要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基本法 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杰作


周南回忆,在基本法起草阶段,邓小平很关心要为特区政府制定一个能确保长期稳定繁荣的政治体制的问题。他指出,香港不能照抄西方议会民主的那一套,而是要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来制定自己的政治制度。他还讲到,搞普选也必须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一步一步地来,否则将造成动乱,破坏香港的稳定和繁荣。


最终,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根据小平的指示在基本法中规定了特区应采用 行政主导 而不是 立法主导 的政治体制,同时确定了按照 循序渐进 和 均衡参与 的原则,逐步发展民主。 周南说。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原主任鲁平说,在基本法四年零八个月的起草过程中,邓小平还多次会见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对基本法的起草工作作出明确指示,并给予了鼓励和支持, 使我们和香港委员一起,完成了一部具有历史意义和国际意义的法律 。


1990年2月17日上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全体基本法起草委员和工作人员。陈佐洱在《交接香港》一书中回忆道,邓小平指出: 你们经过近五年的辛勤劳动,写出了一部具有历史意义和国际意义的法律。说它具有历史意义,不只对过去、现在,而且包括将来;说国际意义,不只对第三世界,而且对全人类都具有长远意义。这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杰作。 这就是现在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小平同志关于香港问题的最后一次公开讲话。


一国两制理论没有过时


一国两制 在人类文明史上前所未有,因此曾被国际社会和许多香港人视为天方夜谭。鲁平回忆说,其实早在1979年,邓小平对来访的香港总督麦理浩就指出,我们将以特殊的方式解决香港问题,香港的社会制度、生活方式可以保持不变。邓小平的这些讲话,已经勾画出 一国两制 构想的雏形。


鲁平说,在这以后,为了进一步探讨其可行性,邓小平亲自找了一批又一批的香港人来谈,并指示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以 一国两制 方针为核心的解决香港问题的十二条基本方针政策。


陈佐洱指出, 一国两制 构想是新时期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最重要的政治理论和国家理论之一,实践充分证明, 一国两制 理论是科学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体现了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


香港回归十七周年之际,周南发表了一篇题为《邓小平关于 一国两制 的理论没有过时》的文章。他在文中表示,邓小平 一国两制 理论必须是 以一国为前提 港人治港 必须是 以爱国者为主体 高度自治 不是 完全自治 ,且中央要保留必要的权力和必要时进行干预等精辟论述。回归后,有人说小平的这些指示 已经过时了 ,可以丢在一边了。果真如此吗?


周南说,回顾十七年来的进程,人们可以看出,只要小平同志对于回归后局势发展的预见和布置得到全面和认真贯彻的时候,香港的稳定和繁荣就会有积极和正面的发展。反之,就会有负面的表现。实践已经并将继续证明,小平同志关于 一国两制 的理论和一系列相关指示不但没有 过时 ,而且具有长期的现实指导意义,是值得人们对照现实情况,认真加以研究和思考的。 

2017年年中,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从2017年起,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

根据中央组织部《关于推行党政领导干部任前公示制的意见》(中组发〔2000〕18号)的规定,经省委研究同意,现将以下拟任或拟提名人选的有关情况予以公示。

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热线:+86-10-12308, +86-10-59913991。

此外,样式雷还画了“现场活计图”,即施工现场进展图,从图样中可以清楚看到陵寝从选地,到基础开挖,到修建地宫,直到最后屋面完成的整个过程。

新华网北京10月25日电 (记者陈玉明、李江涛、王攀、邓卫华)今年是中小学“新课改”十周年。自2001年教育部推行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以来,一些地方的“填鸭式”教学逐步被“开放式教学”取代,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得到提高。


但记者调研发现,由“新课改”引发的教学改革,在取得进展的同时,也遭遇三大难题,值得关注。


学生积极,老师不积极?


台上讲得口干舌燥,台下听得昏昏欲睡;学生上课时鸦雀无声,下课时打打闹闹……这是许多中小学里的典型场景。


这种传统教学模式既不合乎科学,也不合乎人性,急需改革。


“我们这里没有不爱学习的学生。”山东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说,学生在课堂上可以朗诵,可以吟唱,可以舞蹈,学习成了一件很快乐的事。


把课堂还给学生,尊重学生,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这是教学改革追求的价值目标。为此,杜郎口中学把学生当作课堂主角,学生通过预习交流、分组合作,在课堂上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老师只是组织者,只做适当点拨。


“我们要求老师做‘毕福剑’,不要做‘易中天’。易中天确实讲得好,但最终大家只记住了易中天,他说了什么多半都忘了。而毕福剑给别人一个舞台,让大家展示,结果出了很多人才。”推行“新课改”的山西新绛中学校长宁致义说。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等专家认为,虽然各地探索的新教学模式在具体做法上有差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即鼓励学生自主学习。


新绛中学规定“半天上课,半天自习”,上课也以学生展示为主;杜郎口中学实行“10+35”原则,一堂课教师讲解不超过10分钟,学生自主学习时间不少于35分钟;江苏东庐中学改传统的教案为讲学稿,发给学生,供学生提前预习,教师着重解决学生学习中遇到的困难。


“开放式教学”让学生感受到学习的快乐,但无形中对老师提出更高要求。


“老师其实比以前更累了。”重庆市彭水第一中学教师张兰久说,“传统课堂里,学生连提问的时间都没有,老师容易控制课堂;在开放式课堂,你不知道学生会提什么问题,要求老师驾驭课堂的能力更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一项调查显示,63.4%的教师认为“新课改”后工作量增加了,这使一些教师缺乏推动“新课改”的积极性。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助理刘坚表示,新一轮教学改革要想取得成功,必须激发教师参与的积极性。


“我们有一项举措——不让老师批改作业,而是让学生互阅作业,这既有利于学生学习,也减轻了老师负担,能腾出精力去搞教学研究。”北大附中新疆分校校长熊川武说。


学校积极,家长不积极?


“我原来在一家IT公司工作,2008年改当老师,感觉就像从高速列车上跳进了一潭死水:原来的工作内容天天变,而学校里则一成不变。”深圳第二高中教师刘伟深有感触地说。


能不能推行教学改革呢?为此,深圳第二高中派了几批教师去“新课改”的典型——山东杜郎口中学学习,试图复制其“新课改”模式。


“可惜搞了一年就搞不下去了。学校不是不想搞,但家长们担心升学率受影响,纷纷给学校打电话,要求学校补课。”刘伟说。


“现在大多数家长是应试教育的帮凶。”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说。


推行教学改革会不会因给学生“松绑”而导致升学率下降?


一些学校的实践证明,实行新的教学模式,即便在应试方面也显出优势。原本在全县初中排名倒数第二的杜郎口中学,如今每年的综合考评均位居前三名;广州远郊七八所小学,经过两年推行北师大何克抗教授的“跨越式教育”后,学生平均成绩比当地一些名校还高;北大附中新疆分校搞了一年“自然分材教育”后,上北大、清华的学生增长了75%。


“传统的教学模式既不是素质教育,甚至也不是应试教育——即使搞应试教育,也应该给学生留出思考时间。”宁致义说。


与考试成绩相比,新教学模式对学生素质和健全人格的培养是更重要的成果。


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卓玉表示,在“新课改”中,注重成立学习小组是一条共同经验。“发达国家的学校多是20人一个班,而国内学校往往是六七十人一个班。要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成立学习小组是个比较可行的办法,而且学生可以在学习小组中学会合作。”


针对一些家长对“新课改”的不理解,北京市西城区外国语学校一名学生家长建议,应该落实有关规定,在中小学校普遍成立家长委员会,实现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之间良性互动。“家长普遍不满应试教育,如果学校把道理和措施讲明白了,大多数家长会支持‘新课改’。”


差学校积极,好学校不积极?


记者调研发现,开展教学改革的学校多是偏远地区的学校,如杜郎口中学、东庐中学,原本都是很落后的农村中学。


一些教育专家戏称,这场教学改革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我们为什么要改革呢?因为不改就是死路一条。”崔其升说,改革之前,杜郎口中学人心涣散,学生辍学率很高;初三有一个班,开学时有五六十人,毕业时只剩11人。县里几次想要撤掉这所学校。


“与我们合作搞‘自然分材教学改革’的,很多是薄弱学校。判断一项教学改革是否成功,要看它培养出了多少优秀学生,更要看它能不能让‘差生’赶上来。”熊川武说。


那么,大城市的“好学校”能不能借鉴这些改革举措呢?


“我们学校现在的升学率就达到90%以上,如果推行新的教学改革,一旦升学率下降,谁来承担责任?所以条件较好的学校改革动力不大。”北京一所重点中学的朱老师如是说。


也有部分名校开展了新的教学改革。青岛崂山三中校长坦言,虽然老百姓认为学校好,其实是靠拼体力,科技含量不高,需要改革。熊川武说:“好学校要搞改革,校长需要一点教育家精神。”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田慧生说,十年“新课改”开辟了一条素质教育之路。“但到目前为止,中小学课堂整体上还没发生根本性变化,改革正向深水区靠近,现在到了需要打攻坚战的时候。”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巡视员朱慕菊认为,当前中小学教学改革依然面临很多挑战。“比如,高考改革迄今没有实质性进展,一些地方政府用升学率评价学校,制约了学校改革的积极性。现在虽然有很多创新,但大都还在探索阶段,有待进行系统的总结和提升。”


分享到: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办残疾证被刁难 举报者怎就成“你老百姓够厉害”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2017年年中,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从2017年起,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