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娱乐城

国象超霸赛卜祥志再胜越南头号 余泱漪内战胜韦奕

新闻 2018-08-03 22:13:48

十七、推进反腐倡廉建设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2014年1月14日)


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强化党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统一领导,强化反腐败体制机制创新和制度保障,加强思想政治教育,严明党的纪律,坚持不懈纠正 四风 ,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努力取得人民群众比较满意的进展和成效。


2013年,党中央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央纪委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在强化党的纪律特别是政治纪律约束、强化执纪监督、强化查办腐败案件等方面攥紧拳头打出去,形成了鲜明的工作特点。经过各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机关共同努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了新进展。我们坚持从中央政治局做起,以上带下,发挥了表率作用;坚持以解决突出问题为切入口,扶正祛邪,取得明显进展;坚决查处腐败案件,坚持 老虎 、 苍蝇 一起打,形成了对腐败分子的高压态势;坚持促进权力规范运行,强化监督,加强和改进巡视工作,畅通人民群众举报和监督渠道,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积极评价。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一些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影响恶劣、亟待解决。全党同志要深刻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是国家战略和顶层设计。中央印发了《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 2017年工作规划》,这是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指导性文件,各级党委要认真执行,把这项重大政治任务贯穿到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之中。

解决好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问题,不可能一劳永逸,不可能一蹴而就,要常抓不懈。我们开了个好头,要一步一步深化下去。抓作风建设,首先要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性质和宗旨,牢记党对干部的要求。作为党的干部,就是要讲大公无私、公私分明、先公后私、公而忘私,只有一心为公、事事出于公心,才能坦荡做人、谨慎用权,才能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作风问题都与公私问题有联系,都与公款、公权有关系。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领导干部必须时刻清楚这一点,做到公私分明、克己奉公、严格自律。

坚决反对腐败,防止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腐化变质,是我们必须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反腐败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持,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要抓早抓小,有病就马上治,发现问题就及时处理,不能养痈遗患。要让每一个干部牢记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的道理。 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 领导干部要心存敬畏,不要心存侥幸。

要以深化改革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改革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完善反腐败体制机制,增强权力制约和监督效果,保证各级纪委监督权的相对独立性和权威性。要强化制约,科学配置权力,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要强化监督,着力改进对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行使权力的监督,加强领导班子内部监督。要强化公开,依法公开权力运行流程,让广大干部群众在公开中监督,保证权力正确行使。要落实党委的主体责任和纪委的监督责任,强化责任追究,不能让制度成为纸老虎、稻草人。党委、纪委或其他相关职能部门都要对承担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做到守土有责。各项改革举措要体现惩治和预防腐败要求,同防范腐败同步考虑、同步部署、同步实施,堵塞一切可能出现的腐败漏洞,保障改革健康顺利推进。

遵守党的纪律是无条件的,要说到做到,有纪必执,有违必查,不能把纪律作为一个软约束或是束之高阁的一纸空文。党的各级组织要加强对党员、干部遵守政治纪律的教育,党的各级纪律检查机关要把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放在首位,确保全党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党的力量来自组织,组织能使力量倍增。加强组织纪律性必须增强党性。党性说到底就是立场问题。我们共产党人特别是领导干部都应该心胸开阔、志存高远,始终心系党、心系人民、心系国家,自觉坚持党性原则。全党同志要强化党的意识,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第一职责是为党工作,做到忠诚于组织,任何时候都与党同心同德。全党同志要强化组织意识,时刻想到自己是党的人,是组织的一员,时刻不忘自己应尽的义务和责任,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服从组织,自觉接受组织安排和纪律约束,自觉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民主集中制、党内组织生活制度等党的组织制度都非常重要,必须严格执行。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都要严格执行请示报告制度。要切实加强组织管理,引导党员、干部正确对待组织的问题,言行一致、表里如一,讲真话,讲实话,讲心里话,接受党组织教育和监督。要切实执行组织纪律,不能搞特殊、有例外,各级党组织要敢抓敢管,使纪律真正成为带电的高压线。

党中央作出的决策部署,党的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部门要贯彻落实,人大、政府、政协、法院、检察院的党组织要贯彻落实,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的党组织也要贯彻落实,党组织要发挥作用。各方面党组织应该对党委负责、报告工作,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尽心尽力做好自身职责范围内的工作。

习近平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要点

1961年出生的唐一军此前仕途都在浙江,早期秘书出身,担任过浙江省委办公厅正处级秘书、舟山市委秘书长、浙江省纪委秘书长,之后调往宁波,从宁波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做起,后来担任市政法委书记,之后升任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

根据江秋莲的陈述,她在2016年11月2日晚与江歌共进行了约1小时40分钟的微信语音通话,而就在结束通话后的第8分钟,江歌不幸遇害。在母女俩的语音聊天过程中,江歌将刘鑫与陈世峰分手的事情告诉了妈妈,江秋莲则提醒江歌“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你要小心他打你。”江歌当时回复称“你放心,我不会跟他动手的,日本很安全,出了问题警察马上就来”。

宋晓梧:就当前的东北形势而言,主要不是人口问题,是东北的经济和社会环境问题。最终还是东北振兴的问题。

山西某煤炭企业董事长、党委书记郭某(化名)很有些心情沉重。刚被带进留置点时,他铁了心“死不开口”。

三十亿游资进缅甸爆炒翡翠炒家花亿元买原石缅甸玉石市场,中国商人“赶圩”似地寻找着财富 羊城晚报记者 马勇 摄
三十亿游资进缅甸爆炒翡翠炒家花亿元买原石来自缅甸的“树化玉” CFP

三十亿游资挺进缅甸爆炒翡翠


■主要为楼市股市出逃游资 ■在缅随手拿下几千万乃至亿元原石 ■玉石市场“虚火”太旺行家心慌


羊城晚报记者 马勇 彭纪宁


不知是因股市不景气,还是因楼市被打压,今年以来,各路游资甚为活跃,先是“蒜你狠”,接着“豆你玩”,炒风过处,无不屡创“天价”。最近,这股炒风又吹出了国门,吹到了缅甸,盯上了那里的无价之宝——玉石。


在佛山南海,与玉打了30多年交道的广东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昨天一见到羊城晚报记者就慨叹,现在的玉石市场“虚火”虚得让人摸不着头脑:今年从年头到年中,原石玉价已大涨三成多;以往上千万元的原石玉已经是天价了,现在上亿元的原石玉也如春笋般地冒出头来。


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福建翡翠商人说,今年以来,挺进缅甸爆炒翡翠原石的中国游资起码有30亿元。来自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该协会新增会员达2600多人,创有史以来最高纪录,比去年全年入会者还多了100多人。


原石的“疯狂”,开始传导到玉石成品市场,一块手指尾大的玻璃种缅甸玉,无色的是上万元,有点绿色起码四五万元,“玉迷”们疯狂追捧,只要有货,一律“通杀”。


游资,动辄拿下亿元原石


做玉器生意20多年的南海商人郭先生,刚从缅甸当地政府举办的玉石原料拍卖会上回来,他说,这个拍卖会他每年必去,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像今年这样热闹的场面,就像“赶圩”似的,原计划5000人参加,结果来了8000多人,2000平方米的洽谈大厅被挤得水泄不通,广州话、潮州话、客家话、普通话、缅甸语、英语,各种语言此起彼伏。


当地的酒店业也因此火了,原先人民币四五百元一晚的房间,拍卖会期间竟飙升到上千元。尽管如此,当地所有的酒店还是在两个月前就被预订一空,一些没订上酒店的参会者只能寻找当地民居容身。


郭先生说,参与拍卖会者九成是华人,与往届不同的是,今年有一半是生面孔。郭先生说,这些首次入市者出手豪爽,有的人根本不看玉质,好像每块石头里都藏着宝玉似的。他看见一位来自福建的客商,一下子就要了一块价值1000多万元的原玉石头,而那块石头他也看过,感觉不值那个价。据说,这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从来没有做过玉石生意,只是去年8月股市最高峰时成功出逃,赚了一大笔钱,后来股市不景气,楼市又被打压,钱多手痒,听说玉石生意好赚,于是就跑到缅甸买石头了。


像那位福建商人一样转战玉石市场的豪客,今年猛增。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兰秘书告诉记者,今年1-5月,该协会的新增会员达2600多人,比去年全年入会者还多了100多人;其中福建商人最多,达830多人,揭阳商人500多人。


郭先生说,缅甸的原石玉商人可能也嗅到了中国商人的炒玉风,趁机抬高了价格,玉石原料的起拍价比往年增加了10%。没想到的是,中国商人根本不在乎这点上涨,追价追得更凶,郭先生说:“拍卖会上,一块几千万元的毛料,我们出价时要犹豫很久,而那些游资二话不说就买了。以往上千万元的原石已经是天价了,只有‘超级大户’才敢问津,现在动辄上亿元的原石,那些游资眼都不眨就要了。”


从2003年开始,缅甸玉石的价格就开始走高,每年均以10%-30%的幅度增长,今年更是厉害,从年头到年中,原玉石价已大涨了三成多。在郭先生看来,原石价格上去了,但玉石质量却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80万元一公斤的毛料,质量还不如10年前3万元一公斤的。”郭先生说,今年的缅甸玉石原料拍卖会估计达50亿元人民币,比上届翻了一番多,再创历史新纪录。


赌石,近千万元也敢出手


一位福建翡翠商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转战到缅甸玉石市场的中国游资估计有30亿元。这些游资主要来自于山西的煤商、广东的中小房地产商以及福建和浙江温州等地的商人。


这位商人说,投资者一般不直接进入市场,而是委托买手入市,再给买手以干股,二八或三七分成。好的买手,一年也有几百万元的收入。


在缅甸的玉石原料拍卖会上,每年都有“赌石”,就是完全不解开就拍卖的石头。南海商人郭先生说,由于风险大,以前的“赌石”竞拍纯属搞气氛,很多行家只是看看而已,并不参与,所以这种赌石生意只占毛料交易量的1%,但是今年的赌石竞拍却异常活跃,占了交易量的5%左右。


翡翠行情高涨,给一部分热衷于赌石的商人带来了比往年更高的风险。今年5月初,一位黄姓台湾资深赌石客在缅甸以32万元拍下了一块7.95公斤的翡翠原石,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敢打开。黄先生说:“冷静下来想一想,这块石头的‘赌’性太大了,去年差不多质地的原石不会超过20万元,如果打开是块废料的话,今年就亏大了。” 


对于这种高风险的游戏,游资似乎乐此不疲。郭先生说,在今年的“赌石”中,七成人是生面孔,他们出手很阔绰,胆子也很大,几百万元甚至近千万元的石头都敢赌:“这在以前肯定要被老行尊骂死。”


“不过这些游资确实厉害,不仅财大气粗,技术力量也很雄厚,他们为了减少风险,高价聘请了很多有经验的买手,以前看一块石头只有一个买手,现在有两三个帮眼,而且还有精算师在旁作参谋。”郭先生说,买方对一块石头的估价,是根据其内部质地将来可以做出的成品的价格逆推而来的,但变数存在于每个细微的变化中,“不懂成品价钱的人就不可能知道原料价钱,知道成品价钱但不懂得做货的人也不懂得原料的价钱。行话是‘未算买,先算卖’,比如做手环的料不可以有裂纹,体积要够大,原料如果没有裂纹每公斤可以做4只手环,有裂纹的只能做两只,平均计算每公斤做3只手环。” 


广州的一位玉石鉴定师说:“去年赌石赢亏比率约为五五开,但按现在的行情,赌石的赢亏比至少是四六开。”


玉价,最近几年涨得疯狂


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说,游资盯上原玉石,与股市不景气、楼市被打压有一定的关系,但主要还是与玉石资源急剧下降有关。缅甸被称为“翡翠之国”,但是近年来该国的上等原材料开采也已近枯竭。


据了解,以往缅甸玉石开采以三年为期,如果期限内挖不到玉或挖不够玉,由开采商自己负责。于是一些开采商找来炸药、推土机等24小时挖玉,一个来月挖掉一个山头,半个月里挖出一个600米深的山坑,不到几年工夫,那些玉矿就被挖得面目全非。南海商人郭先生说,照这样的速度挖下去,要不了10年缅甸就没有玉石可采了。


前两年,缅甸政府调整了政策,限量开采,同时海关还不断控制上等玉石的出口,只允许加工后的翡翠饰品出境。


上等玉石资源短缺,只剩下中、低等资源,导致上等玉石市场价格迅速攀升。去年翡翠价就已大涨过一次,涨幅接近一倍;今年以来,高档翡翠价格也涨了20%,一块手指尾大的玻璃种缅甸玉,无色的上万元,有点绿色起码四五万元,甚至更高。


随着游资大举杀进原石市场,玉石成品价格更是呈几何级数递增。从2003年起,翡翠价格开始上扬,2006年翡翠价格突然大涨,高档翡翠增值100%以上,以前主要用于佩饰功能的翡翠正成为投资收藏热点。2001年,香港佳士得拍出的一件翡翠品价值300万元,2004年已达3300万元,如果现在再拍,不知要涨到什么程度了。


藏家青睐,新富入行,国产玉石价格飙升 羊脂白十年涨价两百倍


现在,不仅来自缅甸的翡翠价格暴涨,连国内一些玉石价格也在飙升。


最受国内藏家青睐的国内玉种,是新疆的和田玉、红山的岫岩玉、陕西的蓝田玉、河南的独山玉,一些新富便跑到新疆、青海、陕西、河南等地,与当地人合伙采玉,据称回报丰厚,一年下来就有过千万元的收入。一位新入行的玉器收藏者,曾以10万元购得一批上等和田玉料,短短几天后转手,卖了50万元。


作为玉中上品的新疆和田玉,由于大量开采,昆仑山冰川以下的玉矿近年来已然告罄,除了档次较低的“山料”之外,“籽玉”和“山流水”之类的上品已踪影难觅,而市场上对和田玉的需求却越来越大,导致原料价格连年翻番,上好的羊脂白玉更是不见踪迹。


以前广东人只喜欢翡翠,现在也爱上了国内的白玉,特别是新疆和田白玉。南海的郭先生指着腰上别着的一块和田白玉说,十年前花了几百元买来玩玩,现在已经价值4万元了。他说,如果是羊脂白玉就更不得了,10年前每公斤价格不过万元,现在起码200万元。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国象超霸赛卜祥志再胜越南头号 余泱漪内战胜韦奕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1961年出生的唐一军此前仕途都在浙江,早期秘书出身,担任过浙江省委办公厅正处级秘书、舟山市委秘书长、浙江省纪委秘书长,之后调往宁波,从宁波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做起,后来担任市政法委书记,之后升任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

作者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