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真人

Opera在美上市大涨 昆仑万维和三六零高比例持股曝光

新闻 2018-08-03 22:13:07

近期资金面“想象不到的宽松” 降准有望对冲7月缴税扰动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最近资金面想象不到的宽松!”有市场人士感慨。


有数据为证:近期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曾一度达到1.95%的低点,3个月期Shibor为低至3.68%,均为近3年来最低点。不仅如此,无论是短期隔夜拆借资金价格,还是中长期流动性资金价格,几乎都达到了近年来的最低点。


Wind数据显示,7月9日,隔夜Shibor利率为1.991%,银行间与交易所隔夜品种利率为2.00%和2.05%,银行间与交易所7天品种利率为2.62%和2.41%。


“目前资金面确实比较宽松,交易所和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已经突破了前期的低位,向2015-2016年的位置靠近。”7月10日,北京某大型券商固收部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资金面将好于去年同期,“去年央行有意让资金面偏紧,来促使金融机构降杠杆;今年来看,可能杠杆率已经到了相对合意的位置,所以从决策层的角度,或许没有必要把资金面压得太紧。”


数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均表示,2018年6月末算得上近年来最为宽松的季末,资金面几乎未出现较大波动即已平稳度过,但下半年或难现如此宽松的资金面。


资金面平稳度过“季末考”


季末通常是各类金融机构的大考,但刚刚过去的6月,机构并未感受到太大的波动。


6月中旬,隔夜Shibor在2.6%的位置上下浮动,银行间隔夜、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分别在2.6%和3%上下浮动。至6月25日,跨季的7天品种开始率先上行,银行间和交易所7天期回购利率分别升至4.02%和6.55%;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则在6月29日达到3.16%的高点,而波动更大的交易所隔夜回购利率在6月28日达到9.50%的高点。


“之前到了季末,波动幅度都比这次大。银行间7天回购能达到5%以上,交易所隔夜、7天大多都会升破10%。”7月10日,某股份行资金交易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季末未引起太大资金面扰动,“主要跟降准有关,6月下旬发布降准通知后,加上央行工作会议改变表述,进一步加强市场信号,使得尽管资金还没到位,但资金面宽松的预期已经开始对市场产生影响。”


6月25日,央行发布降准公告,预计约释放资金7000亿元。6月28日,央行在官网发布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二季度(总第81次)例会的内容,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此前“合理稳定”的表述被“合理充裕”替代,且稳健中性货币政策表述后,加入了“松紧适度”这一新表述。


今年4月25日,央行曾开展过一次“置换式降准”,对冲到期MLF后释放资金4000亿元。而此次降准带来的资金面宽松效果,与4月份时不尽相同。


“4月份降准后,对银行而言相对比较松,但非银机构就比较紧。”前述北京券商固收部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非银机构在4月份降准后资金仍然紧张,主要原因是彼时“很多非银机构选择了加杠杆策略,对短端的资金面相对来说没有预估好,所以出现了降准但资金利率反而上升的情形。”


“这一次机构相对来说比较理性,而且前期杠杆已经快要加满,使得这次加杠杆的需求没那么大,所以降准对资金面的影响就显现出来了。”上述交易员说。


7月财政缴税因素来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数位市场人士均认为,今年下半年资金面将好于去年同期,主要是金融机构去杠杆已取得初步成效,决策层在货币政策选择上将与去年的“偏紧”不同,资管新规的指挥棒也将引导机构控制杠杆水平。


“资管新规落地后有了明确的规则,大家对杠杆也会有敬畏,不会加得太满。所以,下半年在资金需求和供给都有改进的情况下,资金面情况会比去年同期好。”前述交易员表示,目前来看,“资金利率并不是那么合意,未来要么债券利率往下走,要么政策利率往上升。”


“举例来说,2年期AAA信用债收益率与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的利差,目前处于170-180bp的水平,而正常情况下是100bp左右。 如果AAA债券利率不往下走,后期政策利率可能会往上靠。”该交易员解释称。


将时间放短来看,7月份资金面将有望保持平稳,但可能受到缴税因素扰动。


华创证券固收团队指出,7月是传统的缴税大月,去年7月仅缴税因素就回笼基础货币超过万亿,这也是导致最近两年资金面“季末不紧季初紧”的重要原因。考虑到今年企业利润继续维持高增长,7月缴税对流动性的抽水效应不容忽视。


“可能缴税的时候会紧张几天,但7月份的降准,可以对冲掉缴税的扰动。下一次需要重点关注资金面,得到9月末了。”前述交易员说。


 

对口援藏援疆省市可按照现有援派干部和人才的补助标准,给予援藏援疆教师适当的生活补助。西藏、新疆受援地应按规定为每位支教教师购买援藏援疆期间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每年组织援藏援疆教师在藏在疆体检一次。因病因伤发生的医疗费用,按本人医疗关系和有关规定办理。援藏援疆教师按受援地有关规定正常享受探亲和寒暑假,可不参加受援地在寒暑假组织的活动和学习。未休假的,按有关规定可由受援单位报销一名家属进出受援地的交通费。

主要论着有《霍松林选集》(十卷本);主编《唐代文学研究年鉴(1983-1988年)》(6卷)《中国古典小说六大名着鉴赏辞典》《万首唐人绝句校注集评》等50多种。

1995.06-1996.03 中国人民银行平乡县支行副行长

那么中国的未来将是他们的。

经过一路的辗转周折,3月1日清晨,柯玉亮终于从利比亚回到了家中,他看了一眼悬挂在堂屋的老式钟表:7点40分。过去的半个来月,他坐过飞机、住过五星级酒店、吃过外国大餐,也听到了刺耳的枪声、目睹了大规模的动乱。“回家了,能回来就好啊……”这名强壮的建筑工人右手轻抚着胸口,眼中的泪光隐约可见。 


他,是3万多名从举国动乱的北非国家———利比亚安全撤出的中国公民之一。“是国家的强大,保证了我们回家的路。”柯玉亮说。


【惊魂甫定】 


“能回来就好”


3月2日中午,晴。一场大雪过后,田地中的麦苗返青了,虽然有些晚。 


位于梁山县城以南10里外的马营乡柯庄村民们虚惊一场,“今年的收成也许不算太坏。”这种心情,一如刚从利比亚回到家中的柯玉亮。 


“找柯玉亮?他刚出家门。”说明来意后,60多岁的老支书告诉记者,“我帮你找找去。”5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带着腼腆的笑容走来,主动伸出了粗大的右手。握手中,记者感觉到他的手有些凉,布满一层厚厚的茧子。


“不要去我家了,家人听到这些不放心。”柯玉亮婉言回绝了记者要去他家中采访的要求,“到五叔(老支书)家里聊吧。” 


进屋后,柯玉亮坐下来,记者仔细打量着这个中年男人:短平头、身穿一件黑色旧茄克,眼睛不时盯着地面,双手不自觉地揉搓着。谈起从利比亚回家的经历,柯玉亮抬起头,将右手放在胸口片刻,“真是吓坏了,能回来就好,能回来就好啊。” 


2010年8月底,柯玉亮通过劳务输出公司,来到地中海南岸的北非国家利比亚,“我所在的岗福德工地位于利比亚的第二大城市巴加西,除了少部分当地工人和孟加拉(国)工人,绝大部分是咱们中国人。” 


刚到的几天里,他曾和几位工友一起去巴加西城区购买电话卡,“巴加西虽然是比利亚第二大城市,但楼房过5层的很少,街上人也很少,空旷得很。”回到工地,一位老工人告诉他们,没有要紧事不要走出工地,外面有些乱。 


柯玉亮寻思:真有那么严重吗?


之后便是枯燥的打工生活,“一日三餐都有肉,住的是四人一间的宿舍,下班后常和相熟的老乡谈谈家乡事。”柯玉亮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


【动乱频发】 


“我听见了枪声”


去年11月份,利比亚发生过一次动乱。 


柯玉亮从宿舍的电视上看到,首都的黎波里街头是看不到头的人流,和高举的印有英文字母的各种条幅。有的人还和警察发生了冲突,扭打成一团。“以前在新闻联播中见过这样的场景,没想到会发生在离自己几百里外的地方。”那天晚上,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甚至产生离开的想法,回到梁山老家。 


今年2月16日,利比亚再次发动大规模骚动。 


“这次的严重程度好像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次。”柯玉亮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他在电视中看到骚动迅速扩大为群体性的打砸抢烧事件,并且枪声不断。 


一天之后,是元宵节。当天中午12点,柯玉亮拨通网络电话向家人报平安。通话中,信号时断时续。半小时后,电话信号和电视信号全无,工地上的千余名工人有些慌了。 


当天下午,建筑公司组织工人们开会,“大家记住,如果有人闯入工地,一定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安全第一……”公司负责人不厌其烦地叮嘱了三四次。随后,工地内的各种物资进行了整合封存,工人们组成看护队,轮流守在工地门口。 


当地时间2月21日晚上9点,柯玉亮和100多名工友在工地外值班。他远远看到,一辆敞篷车飞速开来,四五名年轻人叫嚣着跑向距人群30米远的一个铁门。尽管夜色昏暗,柯玉亮依然看到他们手中每人拿着一把一米多长的枪。


几分钟后,听到的是“砰砰”的声音,那几个人在疯狂地用脚踹击着大门。但大门已经锁死,他们并没有打开。 


“啪啪……”一阵剧烈的枪响声传来,柯玉亮看到了火光,从枪管里迸出的火光。他脑子一片空白,感觉身体不自觉地向一边倒,“能不害怕吗?他们要是向人群开枪咋办?” 


幸好,这几个持枪分子半小时后离开了工地。


【回家之路】


“跑,拼命地跑”


局势愈演愈烈,开始有人不断地冲进工地,占领整栋楼房,抢夺工地物资。 


“不光有男人,还有妇女和小孩。他们冲进施工中的楼房,在墙壁上大大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并在里面居住。”这时,包括柯玉亮在内的工人们全都躲在宿舍内。


当地时间2月23日早上,工地负责人通知大家,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准备撤离。 


柯玉亮简单将几件衣服打包,急冲冲到工地门外集合等候。


“大家先步行,等会有车接应……”工地门外,几名工地管理人员手持小喇叭说。 


人流开始涌动,柯玉亮和十几位梁山老乡夹杂在人流中,机械地奔跑着,不知道方向和终点。“没有人说话,只是混乱的脚步声。一直往前跑,不能停,停下来就会掉队。” 


走到一条宽敞的马路后,柯玉亮看到十多辆卡车,每辆车前都有工作人员组织工人们上车。柯玉亮已经与同乡们走散,他和一名20多岁、身材瘦小的同乡快步跑向一辆车,飞快地爬了上去。


这时,柯玉亮从裤子口袋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两点。


卡车载着人们穿过一条条盘山公路,两小时后到达巴加西港口码头。 


这时,已有两艘白色的客轮等候,几位工作人员哑着嗓子组织大家集合,柯玉亮听说,他们都是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 


随后,大家开始有序登船。柯玉亮和那位同乡被安排在客舱的第九层。他将行李放下,环视四周,二三百人或站或坐,大口地喘着粗气,“这下我们安全了。”一名年轻人面带灿烂的笑容,高喊着。 


柯玉亮走到窗边,一屁股坐下,从口袋里摸索了老一阵子,拿出一支烟。点着,深吸一口,“是啊,安全了。”


【飞向祖国】


“我们回家啦”


当地时间2月24日凌晨3点,客轮靠岸停在了希腊克里特岛港口。


中国驻希腊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早已在此等候,并将下船的每一个人安排进酒店。“我和同乡被安排住进一家五星级大酒店,期间还安排了非常可口的饭菜。”柯玉亮听说,每人一天的伙食费就得1000多块钱,“这个时候,我们都强烈地感受到了祖国的关心和爱护。”柯玉亮说,期间,大使馆的领导还多次探望从利比亚撤出的中国公民,并安慰大家不要担心,一定会安全将每个人送回国、送到家。


2月25日,大使馆工作人员向大家每人发了一张手机卡,可以向家人报平安。“打通电话后,我告诉妻子自己很安全,过两天就能回家。”柯玉亮说,电话另一端的妻子已泣不成声。


两天后,包括柯玉亮在内的2000多名中国公民来到希腊克里特岛飞机场,坐上来自中国的大型客机。9个半小时后,飞机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柯玉亮下飞机后,禁不住哭了。“很多人都流泪了,那种从异地回到祖国,从危险到投入母亲怀抱的感情,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大家简单吃过午饭,“那天我感觉特别饿,吃了很多。”柯玉亮掰着手指说,他已经10多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几个小时后,梁山县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赶到机场,将包括柯玉亮在内的近百名利比亚务工人员接回家。 


“这段经历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我们的国家是一位强大的、慈爱的母亲。”柯玉亮声音颤抖地说,“正是有了祖国的关心,我们才能顺利回家。”


相关链接


自2月16日以来,北非国家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引起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而随着该国爆发的骚乱及流血事件的不断升级,外国侨民也开始争相逃离这片动荡之地。在此次撤侨大潮中,中国政府以行动之迅速、规模之大、效率之高,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尊重。而这段跨海相望的利比亚大营救,在书写历史的同时,也将长久地被人们所铭记。 


统计显示,目前中国在利比亚人员约为3.3万人。在这场利比亚动乱中,部分中资企业机构和项目营地遭持枪持械歹徒袭击,粮食被抢,生活物资匮乏,甚至还有一些人员因歹徒袭击而受伤。为了确保中国在利比亚人员的安全,中国政府开始准备进行大规模撤侨。国务院第一时间成立应急指挥部,启动组织了中国在利比亚人员撤离及有关安全保障工作应急机制,通过海、陆、空多种途径分批组织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内的中国驻利比亚人员撤离。


(编辑:SN021)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Opera在美上市大涨 昆仑万维和三六零高比例持股曝光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对口援藏援疆省市可按照现有援派干部和人才的补助标准,给予援藏援疆教师适当的生活补助。西藏、新疆受援地应按规定为每位支教教师购买援藏援疆期间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每年组织援藏援疆教师在藏在疆体检一次。因病因伤发生的医疗费用,按本人医疗关系和有关规定办理。援藏援疆教师按受援地有关规定正常享受探亲和寒暑假,可不参加受援地在寒暑假组织的活动和学习。未休假的,按有关规定可由受援单位报销一名家属进出受援地的交通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