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狗注册

微视补贴风波:防御产品难崛起

新闻 2018-08-03 22:17:05

普惠领域小微企业贷款增长加快

6月末余额同比增15.6%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6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129.15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增速比上季末低0.1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9.03万亿元,同比多增1.06万亿元。贷款投向呈现以下特点:

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速提升。6月末,本外币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余额86.20万亿元,同比增长9.3%,增速比上季末高0.4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5.19万亿元,同比多增7668亿元。

普惠领域小微企业贷款增长加快。6月末,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5.40万亿元,同比增长12.2%,增速比上季末低2.1个百分点,比同期大型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1.2个和2.5个百分点。6月末,普惠领域小微企业贷款(包括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及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余额7.35万亿元,同比增长15.6%,增速比上季末高3.6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5743亿元,同比多增3836亿元。

工业中长期贷款增速提高。6月末,本外币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8.43万亿元,同比增长6.2%,增速比上季末高0.8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4354亿元,同比多增1069亿元。

农村和农业贷款增速减缓。6月末,本外币涉农贷款余额32.16万亿元,同比增长7.3%,增速比上季末低0.6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1.71万亿元,同比少增3864亿元。

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放缓。6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5.78万亿元,同比增长20.4%,增速比上季末高0.1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3.54万亿元,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39.2%,占比比上季末高0.1个百分点。

住户消费性贷款增长持续回落。6 月末,本外币住户贷款余额44.13万亿元,同比增长18.8%,增速比上季末低1.2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3.6万亿元,同比少增1721亿元。其中,本外币住户消费性贷款余额34.47万亿元,同比增长21.1%,增速比上季末低2.3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2.94万亿元,同比少增4539亿元。(记者 王观)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白宛松


2008.12——2010.05,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正厅级);

资料图:入住新房的湘西村民露出幸福微笑。 唐小晴 摄 贫困

艾辛把镜头聚焦在“独一无二”的具有传奇和壮烈的十团领军人物白乙化和他的战友们的身上。

四川成都的宽窄巷子,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街。

原标题:解码国务院新班子


今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是自1998年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其执行更考验新一届国务院组成人员。梳理名单不难发现,这支队伍颇有定力,不少人有过临危受命的“救火”经历。部长层面也在本系统内长期任职,甚至有相当学术造诣,专业人做专业事,技术属性进一步提升。


▲2018年3月20日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闭幕 (新华社/图)▲2018年3月20日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闭幕 (新华社/图)

2018年3月20日上午,总理李克强与副总理韩正、孙春兰、胡春华、刘鹤一同出现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与中外记者会面,标志着新一届国务院班子的正式集体亮相。今年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已经通过,新班底的人事特点成为关注焦点。


今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是自1998年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当年的15个部委不再保留),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改革主思路:将一类事项的权责集中于一个部门,新设立诸如退伍军人、国际发展合作、移民管理等颇具大国气象的部门,及改革国地税体制等,手笔不小。


此外,长期关注人力资源管理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董克用指出:结合党的十九大报告和十九届三中全会公告,本次改革是党政一起改,不单围绕经济建设,更关注社会治理,力度超过以往,公众将逐渐看到更多党内机构的调整。


梳理本届国务院新班底不难发现,这支队伍颇有定力,不少人有过临危受命的“救火”经历。部长层面也在本系统内长期任职,甚至有相当学术造诣,专业人做专业事,技术属性进一步提升。


同时,在大的整合浪潮中,部长队伍也保证了相当稳定及延续性。新任部长共计11人,其中4人由调整前的原部门副职升迁而来。不计国防部,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张纪南、财政部刘昆、自然资源部陆昊外,其余都来自国务院体系内部。其中刘昆长期在财政体系工作,不到一年半前还是财政部副部长,张纪南也长期在党内组织部门工作。


年龄布局亦合理,本届部长平均年龄60岁出头,其中最年轻的陆昊50岁,最年长的王毅64岁。常务会议成员平均年龄超过62岁,最年轻胡春华54岁,最年长孙春兰67岁。


顶层设计力度空前,执行起来需要节奏。正如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正式提请人大全体会议审议当天,《人民日报》第六版刊发刘鹤署名文章《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深刻变革》所写:“有的机构调整,方案出台后几个月内就要落实到位;有的改革,可能需要一定时间,这都需要把工作做细做实……做到思 想不乱、队伍不散、运转正常”。


1、有定力的团队


本届国务院常务会议继续沿袭1998年至今的“一正四副五委员”格局。


新任副总理韩正曾长期在上海市工作,自十六大后一直担任中共中央委员,2003-2012年任职市长超过9年,与三位书记搭班子,2006-2007年间在陈良宇案后的特殊时期,也曾代理上海市委书记一职,保证各项工作有序推进。新任人社部部长、时任中组部副部长的张纪南,见证了那时沪上几次重大人事任命。


最为年长的副总理孙春兰是本届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唯一的女性,她有着丰富的企业、群众组织、地方主官、统一战线经验,是十五、十六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十七、十八、十九届中央委员。值得留意的是,其在令计划落马后接下中央统战部部长一职,处事之“稳”令人印象深刻。


3月5日下午,在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后,孙春兰参加人大吉林团审议,南方周末记者现场观察,她特别提及:“延东同志(和)我们说,大家的关注点在哪,我们体会到了,在哪里鼓掌,我们理解了”。孙春兰亦是十九届中央政治局中的唯一女性,也是继吴桂贤、陈慕华、吴仪、刘延东之后的第五位女性副总理。


新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肖捷此前颇为低调,他自十七届开始担任中共中央委员,1982年-2005年在财政部工作,后任职湖南,2007年50岁时回归成为最年轻的税务总局局长。2013-2018年,两次出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中间担任财政部部长,是国务院的“老人”。


肖捷在财政部综合司的前同事姚峰2008年曾作一文《我所认识的肖捷》,其中披露有趣细节:


“肖捷到湖南工作后,只抽一种北京出的‘中南海’牌子的香烟,对外宣称其他品牌的烟他抽不惯……因为湖南出一种‘芙蓉王’牌的香烟,质量高,口感好,在湖南官场很流行……为了防止有人给他送烟,而采取了这么一种策略。既不伤感情、伤面子,又巧妙地拒绝了别人的送礼”。


担任财长之后,针对日益突出的地方债务问题,肖捷开“问责制度”先河,重庆、山东、河南、湖北等地部分县市财政局负责人被警告、撤职,一些金融机构也受到处罚。这是老手应对经济重大风险的解决方案之一,而财经金融体系的老手及传承不少,将为近年防风险的总基调加码。


2、专业实力受信任


接替肖捷担任新财长的刘昆,同为国务院的老面孔。他1982年自厦门大学财政金融专业毕业,与发改委主任何立峰是同专业同学。刘昆此后长期在广东省政府任职,其中1988-1997年任职省府办公厅综合处,1997-2002年任职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


1998年,刘昆曾担任广东国投破产清算组组长,配合时任广东省主要领导处理当时广东窗口公司产生的债务危机。


2002年开始,刘昆在广东财政系统任职;2013年,转任财政部副部长。


有意思的是,刘昆既不是中央委员,亦非候补委员,此次更是自人大回归。2016年12月开始,刘昆先任职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后又加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最终出任财政部长。


刘昆在广东治理财税有方,对他的知名提法是:“政治觉悟高、领导能力高、政策水平高以及‘海拔水平’高(身高1.87米)”。摆在“高人”面前的压力不小:社保基金理事会纳入辖下,需要继续调整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关系,直到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


更为持重的角色:副总理刘鹤,这位长期为中央领导经济方略出谋划策的权威人士稳步走上中央舞台。刘鹤自十九大进入中央政治局,其几次活动都引发海内外强烈关注。2018年1月,刘鹤赴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时强调,“中国将利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机会,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进一步开放经济”。


2月底3月初,他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的身份出访美国,试图缓解笼罩在两国关系上方的贸易战乌云。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他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前述署名文章,对机构改革思路做出了系统梳理,明确点出逻辑:“坚持一类事项原则上由一个部门统筹、一件事情原则上由一个部门负责,加强相关机构配合联动,避免政出多门、责任不明、推诿扯皮……减少多头管理,减少职责分散交叉”。


也做出较为严厉的要求:“自觉服从中央决定,确保机构职能等按要求及时调整到位,抓紧完成转隶交接,不允许搞变通、拖延改革。”


专业背景较强,又有精英色彩的中国经济学人走向前台,还有新任的央行行长易纲,他接替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任期最长(15年)的行长周小川。其实,二人轮替可比衣钵传承。早在2016年两会期间,周小川就曾表示“易纲副行长负责人民银行各项工作”,外界已有相当解读。


易纲是少数有长期国外生活经历、跻身决策核 心的官员。他是北京知青,也是恢复高考后的北大第一届经济系学生,1980年公派赴美,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获得博士学位,1992年获得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印第安纳波利斯分校终身教职。


1994年,易纲回国与林毅夫等人创办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今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1997年,进入人民银行,2004年,出任行长助理,2007年,升为副行长。其间,1998年,参与吴敬琏、刘鹤(时任国家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樊纲等人创办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周小川、楼继伟等人也在其中,这一学术群体多相信市场与改革的力量。


2014年,易纲任中财办副主任,与旧识刘鹤搭档,成功促使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刘鹤在1990年代也曾分别在美国西东大学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学习。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奥巴马政府官员曾透露,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在与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的重要会议上,坚持让易纲参加。这名美国前官员认为,很明显,中国领导人尊重并依赖这种专业能力。


董克用指出,不同于提供一般基本公共服务部门的领导干部,金融等部门专业性极高,不可替代性也高,延续、稳定十分必要。


一切都逐渐清晰并串联起来,这支熟悉的团队将面临新的挑战:比过去更复杂的金融环境、更高的债务比例、更险峻的国际贸易环境。


3、救火队长们


困难考验底色,特殊时期、危急时刻用得上的干部,也成为本届部长的侧面之一。


连任国务委员的王勇自2003年调任国资委以来,已在国务院系统工作超过15年,他被认为极富企业管理经验,其于1997年进入航天系统任职,后曾任职中组部企业干部办公室等,2008年他转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后因奶粉三聚氰胺事件,临危受命成为质检总局局长,在他任内废止了《产品免于检查办法》。


“这是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的,毕竟背后牵扯到诸多利益集团。”当时的舆论给予了支持,后来,王勇调任国资委主任,并在2013年成为分管国资安监工商的国务委员。


3月5日下午,王勇参加山东团审议,南方周末记者现场观察:在与熟人、原审计署审计长、现任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关于预算的迂回玩笑之间,王勇对山东安全生产问题却不回避,一针见血地指出:山东危化企业占全国第一。“从2011年到2017年,危化品重特大安全事故山东占60%。”言至于此,王勇的右手两根手指在桌上敲打两下。他提出要求:今年的发展尽量保证不发生重特大安全事故。


与应急同样重要的是严重腐败及其带来的职位空缺。新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2015年7月由贵州省委书记任上调任河北省委书记,填补因周本顺被查而来的空缺,河北此前已有组织部部长梁滨、省委秘书长景春华两虎落马,之后又有政法委书记张越被查,在河北四虎的密集调整中,赵克志在河北履职两年零三个月。


这期间,雄安新区规划正式出台。2017年底,赵克志开始履职公安部部长一职。


4、久经考验的新部部长


保持一贯良好记录的还有新设立的应急管理部部长王玉普,他是十七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十九届中央委员。61岁的他,1982年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其后27年都在大庆工作,从技术员一直做到大庆油田总经理,而他的前任苏树林、后任王永春都卷入中石油窝案。


大庆油田的退休职工曾披露:王玉普接任苏树林后,总经理头上一个“代”字,顶了4年,原因是“这个人就是不进圈子”。


2016年,他接替退休的傅成玉担任中石化董事长,2017年调任安监总局任局长,他的两位前任杨栋梁、杨焕宁也相继被调查。安监系统与能源行业有亲近属性,历史上的六任局长中有四位出身能源行业,此番升格为应急管理部,以安监为主力,整合其他应急管理体系,将包括公安消防等力量整合进来。


部是新的,人是旧的,保持队伍稳定。最受关注的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就是典型。


1960年出生,24岁自山东大学毕业后,孙绍骋就在民政系统任职28年,他先后担任过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副司长、优抚安置局局长、民政部副部长、全国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民政部党组副书记、国家国防动员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其中十年优抚安置、三年双拥小组、两年多国动委的经历为他增加了专业色彩。


更为难得的是,孙绍骋也曾“救火”,而且是两次,一次是山西塌方式腐败,一次是民政部系统性腐败。2014年,孙绍骋由山东省副省长调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一职,后任山西省副省长。2016年底,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副部长窦玉沛被查,民政部被认为出现“系统性腐败问题”,2017年初孙绍骋回调任民政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直属机关党委书记


回调不足半年,2017年6月,又调任国土资源部,任职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副部长。2018年3月,出任退役军人事务部首任部长。


针对这种人事关系频繁调整的现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五年多来,反腐败取得极大成就,有近万名厅局级以上干部被调查,加上本次改革涉及党政军群各方面,客观上有一定的难度,但这也与党培养干部的原则不违背,多地区、多岗位的锻炼也是促进因素。


一年出头的时间里,孙绍骋就从太原市小店区山西省府所在地,到北京市东城区民政部所在地,到西城区国土资源部所在地,再回东城区民政部、退役军人事务部合署办公地,体验了改革的力量。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微视补贴风波:防御产品难崛起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2008.12——2010.05,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正厅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