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娱乐平台

可转债基金收益上扬 基金公司积极发行

新闻 2018-08-03 22:13:22

[摘要] 中债资信公用与机构部分析师白子渐表示,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一方面是加大排查清理力度,严堵“后门”;另一方面是开“前门”,最终促进地方债规范化、市场化、阳光化。


地方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好日子终于走到头了。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一轮由多部门联合参与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摸底排查已于近日启动。排查范围将重点覆盖地方棚改、PPP等重大项目的资产和负债以及项目的现金流情况。


在当下债券违约增多,中央政府决心打破刚兑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自然受到社会关注,要求清楚界定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口径的呼声也在过去数月不断上升。


6月下旬,翁孟勇、熊群力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关注到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关于2017年中央决算的报告》等报告时,曾追问:“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底数到底有多少?”


“当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交通银行(601328,诊股)(港股03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过去数年地方债的治理已经取得重大进展,但市县两级政府的隐性债务仍然庞大,隐性债务风险正在积累。


连平指出,如果不能合理平衡地方政府的财权和事权,两者不平衡而导致的资金缺口只能通过所谓的“金融创新”甚至是违法违规的融资方式填补,虽然能够堵上违规融资渠道,但最终却可能顾此失彼,导致地方政府在行政上不作为的困境。


债务经济催生的巨额负债


根据财务部公布的数据,2017年底,地方政府债规模仅为16.47万亿元,依然在18.81万亿元的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


但事实上,这仅仅是纳入到财政部“政府债务管理系统”的显性债务。如同冰山一样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究竟在水下还藏有多少,正是这一次摸底需要明晰的问题。


“如果真要算上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的债务、棚改债务等隐性债务的话,地方债的数据无疑会更大。”一位在珠三角从事财政工作的政府官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该名政府官员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当下巨额地方隐形债务的成因,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财政体制和经济发展不相适应:1994年实施分税制后,中央管紧了地方的钱袋子;但在财权收回的大背景下,地方政府所承担的事权并没有减少,需要支出的地方有增无减,这就造成了“央地财权、事权”的不匹配。


但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民生工程,样样离不开钱,在事权与财权的缺口面前,大多数的地方政府只能够选择举债来实现地区的发展。


这种被称作“债务经济驱动”的发展模式在过去数年的低息环境下更是风靡一时。


一名在东南沿海某省工作的财政厅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通常在这种过度举债后,地方政府不仅不会减少节流以减少支出,反而会为了弥补巨额的资金缺口,地方政府更倾向于使用PPP(即社会资本和政府资本合作参与公共设施建设)的模式来“对冲”融资压力。


“由于这些城投公司是企业,他们的资产和负债并不会直接显示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中。”该名财政厅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经历这一番操作,政府不仅能够拿到钱,在测算地方债务的时候也能够逃过监管。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包括建设性债务、消费性债务和政策性融资担保,牵涉范围很广,如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的债务、棚改债务、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的债务、地方“僵尸国企”债务、金融扶贫项目债务、养老金缺口、政策性融资担保等,都应该纳入到政府隐性债务统计之中。


地方隐性债务方式多样


7月18日,财政部网站公示了广西、云南、宁波、安徽四地违规举债的问责处理反馈情况。近一年来,财政部已多次公示问责违规举债,这无疑显示了对地方债的严管控。


但是,地方隐性债务形式多、增速快,日益成为对地方政府债务管控的焦点。


从2016年10月到2018年5月,财政部先后发文不低于三次,要求督促地方严格执行国家出台的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各项规范管理政策要求,防止地方政府把它异化为变相举债的渠道。


而审计署在今年4月公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中显示,5个省份的6个市县通过违规出具承诺函、融资租赁、签订工程类政府购买服务协议等方式变相举债,形成政府隐性债务154.22亿元。


作为隐性债务的一大来源,棚改贷款最近也一直处于风口之上。


根据审计署今年发布的2号公告显示,内蒙古包头市4家融资平台公司通过贷款、融资租赁或设立基金等方式,借款81亿元用于市政道路建设、棚户区改造项目等,包头市政府承诺上述借款本息或基金由财政资金偿还、回购。截至2017年底,由此产生的债务余额52.36亿元形成政府隐性债务。


据介绍,目前的棚改政策采取的是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落地:地方政府向企业购买棚改服务。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更多是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共同融资来操作棚改。“棚改的资金需要当地政府自行筹措,资金缺口大多都通过举债解决。”曾经多次参与棚户区改造的一名珠三角国有房地产企业管理层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该名管理层人士同时指出,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37号文件》对棚改的资金来源作出了明确的要求:市、县人民政府将购买棚改服务资金逐年列入财政预算,并按协议要求向提供棚改服务的实施主体支付。年初预算安排有缺口确需举借政府债务弥补的市、县,可通过省(市、区)人民政府代发地方政府债券予以支持,并优先用于棚改。政府购买棚改服务的范围,限定在政府应当承担的棚改征地拆迁服务以及安置住房筹集、公益性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不包括棚改项目中配套建设的商品房以及经营性基础设施。


“但在实际操作中,棚户区融资所带来的隐性债务会给政府带来不少的风险。”该名管理层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财政部官网一篇名为《宁波专员办:当前棚户区改造工作面临的问题及对策建议》文章中就指出,棚户区改造中面临三大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债务化解压力较大”。


文章指出,在中央“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积极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的要求之下,再加上地方各级政府实施化解债务专项行动的目标任务,目前主要资金筹集于银团贷款和政府购买服务的棚户区改造作为隐性债务的一大来源,成了地方政府重要的攻坚对象。


反观上月公布的《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在2017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相关地区风险防范意识进一步增强,举债冲动得到有效遏制,违规举债问题明显减少。但仍有5个地区2017年8月以后违规举债32.38亿元,还有3个地区的地方政府违规提供担保9.78亿元的现象,还是阻碍了化解地方隐性债务风险的进程。


谋求转型


随着国家对于隐性地方债务的摸底和整顿,曾经风光一时的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地位或变得越发尴尬。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温来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地方投融资平台是由于原来不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债券,但为了实现社会融资所孕育的产物。


而时代周报记者在银监会融资平台上查询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有11734家城投平台。而自2010年财政部开始收回融资平台的政府融资职能后,就有约2500家平台以市场化转型的名义退出名单。


在经历了去年对地方融资收紧的多项政策后,金融机构纷纷开始调整对地方融资平台的准入门槛。


“与过去只看有没有政府背书不同,现在评估地方政府项目一是会看政府的财政实力,二是会看平台本身的资质。”广州一家国有大型银行的管理层对时代周报表示,现在他们对于地方投融资平台的准入标准正在不断提高,“一般都要求平台必须发过公司债、企业债或中票这些公开债券,发过短融、私募债都是不入流的。”


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看来,地方融资平台与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仍未彻底市场化。这些国有企业如果不能够转型成功,继续扮演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角色,将会大大增加地方隐性债务的存在风险。


中债资信公用与机构部分析师白子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一方面是加大排查清理力度,严堵“后门”;另一方面是开“前门”,最终促进地方债规范化、市场化、阳光化。


在白子渐看来,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来源、投向等信息透明度较低,不利于风险判断及后续处置安排,建议持续加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清理核查,严控地方政府新增隐性债务。


白子渐同时建议,根据债务资金投向,明确地方政府与融资平台的偿还责任。具体来看,对于新增债务中用于无收益的纯公益性项目部分,通过财政资金、国有资产变现、土地出让、政府债券置换等方式依法筹措偿债资金;对于用于有一定收益的准公益性项目,优先使用项目收益和举债主体其他收入偿还债务;对于以市场化方式举借的经营性项目债务,由举债主体自行承担偿付责任。


尽管对于地方债务违约的担忧不断发酵,但目前来看尚无地方政府债务实质违约案例,逾期后最终都顺利还上。上述广州一家国有大型银行的管理层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种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在整个行业之中数量不少,加上他们也会互相投资,很容易引发交叉违约风险,但政府不会轻易放任违约情况的发生。”


但该名人士也强调,即使逾期违约风险不在少数,但在目前金融市场环境下,政府平台和国企仍是银行“最后的信仰”:“借钱给政府违约,那是系统性风险;但如果给民营企业违约,那就有利益往来的嫌疑。”


2004.05-2005.10,河南省开封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发改委主任

中国的90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工业园区环境污染管控滞后。全省工业园区环境基础设施薄弱,16个省级以上工业园区中,只建成7家污水处理厂,且仅有3家投运。甘河工业园区一些企业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健全,但整改工作明显滞后,园区内黄河鑫业有限公司碳素煅烧工段无除尘设施、脱硫系统腐蚀严重,二氧化硫长期超标排放;青海云天化国际化肥有限公司按要求应于2016年底建成的燃煤锅炉脱硝设施,至督察时仍未建成。民和、乐都工业园区共有65家工业企业,几乎都属于铁合金、碳化硅、平板玻璃和水泥等重化工行业,其中27家铁合金及碳化硅企业,普遍存在浇铸环节未按要求建设烟气集中收集设施、无组织排放严重等问题;青海耀华特种玻璃股份公司频繁超标排放,但迟迟未开展治理。

5年后的2017年7月,12岁的艾米莉走到讲台上的父亲身后,支持他敦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该疗法。

早在数月之前,张艺谋的超生就成为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在这几个月中,根据无锡相关部门的说法,他们苦苦地找一个大名人,对方无回应,自己也就无可奈何。张艺谋不回应的确可能,但真要找不到却不太可能。由此引发的争议,是可以想见的。


如今,张艺谋已经承认超生的事实,但争议却没有平息。但这件事中的问题,并不在于张艺谋多生了孩子,而在于张艺谋是否在事实上享有比普通人生更多孩子的特权。有人认为,计划生育乃“恶法”也,张艺谋超生又有何干?这就混淆了公民权利与特权的界限。


说到底,这是一个关于“恶法亦法,恶法非法”的争论。特权这个词描述的是真实社会中的权利的实施、分布状态。具体来说,一项合理的权利,绝大多数公民没有,而有些人却可以有,就是特权。比如,公平的受教育权是合理的,但当下的高考制度并不公平,各地招生的考试、分数线、录取比率均不相同。在这个制度下,很多优秀的寒门子弟,仅仅因为户口就必须面对更加严酷的竞争,但对于一些特权者,却可以通过关系网络,转移自己孩子的户口,使自己的孩子享受到更好的教育。从某种程度看,这种转移户口的方式,是打破了户籍制度,实现了迁徙自由,但这无疑仍是特权。


有时候,这些特权明显的是对公民权益的掠夺,比如,享受医疗保障可以视为公民的权利,但中科院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相当部分政府医疗资源分配给了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这种特权明显地侵犯了公民的利益,十分容易识别。


而另一些特权并不直接伤害到公民的任何利益。比如,超生并不会伤害任何公民的利益,而高考移民也减少了当地的竞争压力。所以,这些特权就更容易让人迷惑。但是,如果把逻辑链扩展开,则不难发现更深刻、深远的社会机制。


特权是各种社会问题、各种不合理法规的始作俑者。当特权阶层可以不受这些规则制约的时候,就会更进一步地固化、强化不合理的规则,使社会公平与正义问题更加严重。如果再进一步,特权使恶法出现了因人而异的弹性,那么,由于恶法不再侵扰权力群体,对另一些人而言,恶法就会变得更加坚硬。如果计划生育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没有强制性,那么,中国的计划生育就没有了任何居于庙堂之上的反对者,也更无可能,也无必要对公民软化。显然,这不是对计划生育的瓦解,而是对计划生育的一个极大强化。


说到底,如果我们不能简单给出“恶法”是不是法,是否应该遵守的答案的话,那么,退后一步,我们却可以给出一个人人都信服的简单答案,那就是:制定法律的群体更应该守法,包括恶法。换句话说,只有把特权者与老百姓捆在一起,避免他们在特权庇护下“无法无天”,才可能更快地完善公民的权利。同样的,当官僚阶层不能逃避死刑,他们才有可能去真正推动死刑的废除。


张艺谋连续担任两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完全可以发声为自己辩解,或批评他认为不合理的制度,或建言进一步改变计划生育政策法规,这是他能力范围内的合理义务,既可以为自己说话,也可以借此形成一个公共议题,进而帮助到更多的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需要声援。但是,张艺谋并没有这样做。


支持张艺谋,难道老百姓能凭着“张艺谋都超生了,我为什么不能生”的质问获得豁免吗?难道无锡计生部门在找不到张艺谋的同时就放松了当地工作吗?显然不是。现实中,从声援张艺谋为英雄,到保障更多人的权利,找不到这样一个逻辑链条。特供食品的例子已经很清楚了。虽然安全的食物是一个基本权利,但特供的存在,只会延缓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所以,并不存在通过特权阶层绕过恶法、去达成消解恶法的逻辑链条,这种愿景是幼稚的。


(作者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编辑:SN054)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可转债基金收益上扬 基金公司积极发行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2004.05-2005.10,河南省开封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发改委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