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钱牛牛

霸气!埃弗拉一己之力挽救卓尔 李铁最信任的是他

新闻 2018-08-03 22:14:40

蔡恩泽


近日,福建、江苏、深圳等地相继出台新的政策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发展。其中,提出要加强对PPP项目资金管理规范,严禁借PPP名义变相举债。


据PPP有例数据平台统计数据显示,最近两个月,PPP无论从项目成交数量还是投资规模上,都表现出下降趋势。从成交量来看,5月份全国PPP项目总体成交量为188个,环比减少25.1%,同比减少24.8%。6月份,全国PPP项目总体成交量为195个,同比减少39.63%,环比增加1.56%;从成交总额来看,5月份全国PPP项目总体投资规模为1842亿元,环比下降23.7%,同比下降24.2%。6月份全国PPP项目总体投资规模为1798亿元,同比减少62.81%,环比减少3.28%。这与2017年以来出台的针对PPP项目的一系列管控文件是分不开的。


PPP作为一种新型的项目投资方式,从引进初期的盲目认知,到前几年的膨胀式快速发展,到去年的全面清理规范,再到现在的逐步走上正轨,说明我国对PPP的认识已经从不成熟阶段逐步走向成熟阶段。


数据的总体下降也是好事,说明PPP项目质量有所提高。不过,仍有不少地方假PPP还在闪烁“财政幻觉”。通过保底承诺、回购安排、明股实债等方式将PPP异化的问题也不断浮出水面,这类假政府购买服务和借PPP变相融资,既会影响PPP规范推广,也可能加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不过,令人担心的是,如果地方政府动真格清理,等于是割自己身上的肉,煮熟的鸭子又飞了,恐怕自身主动清理的积极性有限。由于民营资本对地方政府信誉度存疑,眼下实际促成的名副其实的PPP项目有限,有不少是伪项目,是换副马甲举债。真的要清理,那些经过包装的假PPP项目势必首当其冲,这些都是地方政府处心积虑,甚至是玩弄权术借PPP项目建设之名,行举债度日为实包装而成的,这等于是断了地方政府的财路,焉能卖力气自己割自己的肉?


再就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地方政府为了加快推进项目来稳增长,扮靓GDP,有声音就放言可以暂时对一些“假PPP”项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PPP做大了再规范。这种论调其实有悖供给侧改革的初衷。清理PPP项目存量实质上是一场财政供给侧改革,是财政“降杠杆”的具体对策。形形色色的“假PPP”加大财政杠杆率,累积隐性债务,隐藏金融风险。这也是西方媒体、评级机构“做空”中国经济的主要“依据”。我们必须树立大局意识,在财政供给侧改革中不能犹豫彷徨,不能自我迁就,更不能为了眼前的政绩“饮鸩止渴”。


有鉴于此,要彻底清理PPP项目存量,首先还得要解决认识问题。财政部推出PPP的初衷,是要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发挥市场机制决定性作用、转变政府职能、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和推动城镇化健康发展的五大变革,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融资方式改变,或微观层面的操作方式升级。各级财政部门要“守土有责”,深刻认识当前规范项目库管理的重要意义,及时纠正PPP泛化滥用现象,进一步推进PPP规范发展,着力推动PPP回归公共服务创新供给机制的本源,促进实现公共服务提质增效目标,夯实PPP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地方政府要克服急功近利的政绩观,确保PPP项目合规、有序、实实在在进场,而不是“拉郎配”凑数,或变相举债。


其次,要落实责任主体。各省级财政部门要切实履行项目库管理主体责任,统一部署辖内市、区、县财政部门开展集中清理工作。财政部PPP中心负责开展财政部PPP示范项目的核查清理工作,并对各地项目管理库清理工作进行业务指导。 在此基础上,还要强调地方行政长官的主体责任,平心而论,PPP项目没有地方政府行政一把手签字,是进不了项目库的,强调行政长官主体责任意识,落实责任制,并立下清理PPP项目责任状。


再次,要问责。清理PPP项目存量,事关防范金融风险的大局,责任重大,酿成风险,出了问题,必须有人“买单”,不能“吃大锅饭”,集体挨板子,不疼不痒。要追究到个人,与乌纱帽挂钩,谁还敢包庇“假PPP”?PPP融资模式建立以来,鲜有官员因违规立项而被问责的,必须改变这种一团和气的自由主义状态。


一言以蔽之,清理PPP项目存量,必须下狠心,要以壮士断腕之胆识面对,温情脉脉清除不了债务隐患、金融风险。


总体而言,实施PPP项目必须遵循规范的路径,一是必须回归本源,通过对已入库项目的排查清理,以及对新项目入库的严格把控,在逐步提高项目管理库信息质量和管理水平的同时,着力推动PPP回归公共服务创新供给机制的本源;二是必须量力而行,通过对于政府付费类项目的审慎开展,防止政府不合理利用PPP的融资功能;三是必须提质增效,通过对存量项目的优先支持,引导PPP机制在存量基础设施领域发挥作用,形成良性的投资循环。


总之,在宏观审慎把关的情势下,必须打消“财政幻觉”,PPP项目合规才能生存。

——再造领导指挥体制

总之,他们不把中国放在和加拿大平等的地位上来看待,总觉得加拿大高人一等。

正本清源,铲除滋生土壤

近五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强有力领导下,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大气十条》实施成效显着,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点区域明显好转。2016年,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10)平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15.5%,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均下降30%以上。2017年1月-11月,全国PM10比2013年同期下降21.5%,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PM2.5分别下降38.2%、31.7%、25.6%,其中北京市PM2.5浓度接近60微克/立方米。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爆发“保钓运动”以来,中日关系屡次因主权归属问题而陷入困局,同时也激起两岸民间的抗议声浪,钓鱼岛列岛的纷争也因此成为影响亚太关系稳定的因素之一。1968年,受“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的委托,美、日、韩等国的地质学者对东海及黄海进行海洋地理资源考察后,认定东海的部分大陆礁层的石油储量相当可观。因钓鱼岛列岛在海洋地理上与上述储油区最近,本土资源匮乏的日本对钓鱼岛列岛的重要性重新认识,在根据美日间《琉球归还协定》而对钓鱼岛行使所谓“行政管辖权”后,日本一直将东海油气资源作为其持续控制钓鱼岛的重要因素。表面来看,中日钓鱼岛争端的焦点集中在钓鱼岛列岛的主权争议上,但实质上来看,海洋资源与战略利益上的冲突有可能是中日间争议的核心问题。近期,日本民主党执政当局对钓鱼岛推行所谓“国有化”方案,标示着日本已不认可我国政府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而是认定“无争议”(主张对钓鱼岛拥有全部主权)。不过,日方见解不仅歪曲史实,而且也违反现代国际法。此外,解决钓鱼岛列岛的主权争议也必须考虑钓鱼岛列岛的划界效力及国家战略利益平衡,主权争议的解决除通过构建中日双方的互信机制外,现行的国际法判例与国际争端司法解决程序也是缓解中日对抗、实现和平发展的路径之一。



日本政府之所以一再主张钓鱼岛列岛系其“固有领土”,其主要根据有:一是日本政府是在1895年1月以“无主地先占”方式取得钓鱼岛列岛,与《马关条约》台湾的割让与战后归还台湾诸岛的问题无关;二是根据1971年的日美《琉球归还协定》,美国结束对琉球诸岛的“托管”后而将琉球主权交付与日本,日本因此认为钓鱼岛列岛因属琉球(日本称冲绳)的一部分,自然可以对钓鱼岛列岛拥有主权;三是日方错误地根据国际法的“先占时效”,认为自1895年日本实际占有控制钓鱼岛列岛后,我国直至1971年才正式向日本提起书面外交抗议,日本根据所谓“取得时效”而拥有主权。然而,无论是从国际法的法理与判例来看,还是从二战后《波茨坦公告》等具有法律效力的条约内容来看,日本二战后对钓鱼岛列岛的主权主张均无法律依据。


日本政府主张,其于1885年9月对钓鱼岛列岛进行调查后认定钓鱼岛八岛系“无主地”,所以依国际法的“先占”方式而取得所有权。该主张其实经不起历史证据的检验,系日方故意歪曲相关的历史事实。根据日本冲绳县令西村?三于1886年所撰《南岛纪事外编》之记载,西村不仅在报告中认为“如经勘查即予建立国标恐有疑虑”,更不认为钓鱼岛列岛为日方所谓的“无主地”。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将台湾岛及澎湖列岛割让与日本,清国政府认为钓鱼岛列岛系台湾岛的一部分(割让与日本前为台湾宜兰县行政管辖)所以不再主张主权。所以,日本真正取得钓鱼岛列岛主权的国际法根据应当是中日《马关条约》,而非如日方所云以发现占有“无主地”而获得领土主权。


我国对钓鱼岛列岛拥有主权的证据,至少可回溯至明代中国时期。自1372年明朝政府开始册封古代琉球国王后,明朝派往古琉球的册封官吏在航海途中不仅发现钓鱼岛列岛的存在并详细记载八岛屿地理方位与地貌,并对钓鱼岛八小岛分别进行命名,还将钓鱼岛列岛作为航海标识。同时根据史实记载,琉球国与明朝政府也均认为“琉球海沟”为琉球国与明朝海疆的天然分界线,钓鱼岛列岛的地理位置在琉球海沟西方,因此已属明朝领土。1562年,为防东南沿海的“倭寇之祸”,浙江总督胡宗宪已将钓鱼岛列岛作为海防疆域。明代嘉靖年间胡宗宪的《筹海图编》已将钓鱼岛列岛作为明朝海防的领土,其后历朝的海防图(具有国家军事地图性质)均对钓鱼岛列岛有详细的注明。早在清政府收复台湾之前,我国明代政府已对钓鱼岛列岛行使主权,琉球国与日本在我国明朝时期从未对之行使过主权。1683年,清政府将台湾岛及澎湖列岛正式纳入清国版图后,后于清末光绪时期将钓鱼岛列岛划为台湾省进行行政管辖,直至1895年战败签订屈辱条约而割让与日本。



从国际法院“时际法”的相关判例来看,既然日方首次对钓鱼岛提出主权要求是在1895年1月14日,该日期即为认定争端的“关键日期”,依该日期时的国际法,因中国自明代中后期已发现并在官方地图上标注,而且已于清末作为台湾省的行政管辖范围,所以日本所谓“无主地”的主张因不符合史实而不可能为国际法院所认可。国际法上的“时际法”概念,是指在判定领土争端时,法院应当依照行为创设权利时的法律来判断,而非以诉讼时法律判断,诉讼时的法律不产生溯及既往的法律效力。依照1895年时国际法上法定的领土取得方式,我国不仅先于日本近五百年发现钓鱼岛列岛而且已进行官方命名与海防地图标示,钓鱼岛列岛的主权应当归属于我国。


值得研究的是,既然钓鱼岛列岛自明代以后并非无主地,日本1885年后以所谓“兼并”方式实际控制钓鱼岛列岛是否为现代国际法所认可?根据19世纪末期的国际法,对于国家发动战争征服或武力兼并他国领土的行为,国际法尚未明确严格地排除其合法性。亦即,否定日本“兼并”我国钓鱼岛的行为在当时的国际法上尚不足以支持。但是,与纽伦堡审判战争罪犯的法律根据类似,1943年《开罗宣言》及1945年《波茨坦公告》其实是例外地承认特定情形下国际协定具有“溯及既往”的法律效力。除日本1914年后武力攫取的所有他国领土应当归还外,《开罗宣言》还明确规定:“剥夺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的一切土地的主权。”钓鱼岛列岛即使依照1895年时国际法使日本行使主权,但根据《开罗宣言》及《波茨坦公告》,战败国的日本在二战后无权再对之主张主权。鉴于日本的战争行为给亚太诸国造成的各种灾难,同盟国对于日本战败后的严厉处分不仅为爱好和平人士所拥护,更是战后安排亚太新秩序的前提条件,日本也已无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所有条款。易言之,即使承认1895年日本“兼并”钓鱼岛列岛行为不违反当时国际法,但因战后“雅尔塔体系”的形成与新的国际协定的订立,日本再对琉球、钓鱼岛列岛主张主权已无国际法根据。



《波茨坦公告》第8条规定:“开罗声明之条款,应予履行。日本国的主权应当局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以及我们决定之诸小岛。”根据此条款,日本战前通过武力攫取的我国东北、台湾岛及澎湖列岛及朝鲜领土等,均不得主张主权。如果日本认为钓鱼岛系通过《马关条约》台湾岛屿的割让而取得,则必须将主权归还中国,所以日本绝不会主张《马关条约》割让领土的范围也包括钓鱼岛。日方则辩称,钓鱼岛列岛已于1895年划入冲绳县管辖,系1885年发现“无主地”所得。但如前所述,该论断不符合史实,也不为欧美国家所承认。同时,日本1895年的“兼并”行为又为《波茨坦公告》所明确否定。所以,日本主流的钓鱼岛主权观点是:一是美日《旧金山和约》、《中日和平条约》归还领土的范围均不包括钓鱼岛列岛;二是《冲绳归还协定》美国归还日本管辖的领土范围包括钓鱼岛列岛,日本学者甚至认为即使是在1971年美日冲绳协定订立前仍然对钓鱼岛拥有所谓“剩余主权”。从1951年《旧金山和约》的相关条款内容来看,该和约可被视为《波茨坦公告》的延伸,即日本在战败前攫取的所有太平洋列岛均应当放弃主权,日本领土原则上仅限于日本本土,琉球群岛则由美国“托管”。但是,因美国曾错误地认定钓鱼岛列岛为琉球诸岛的一部分,也因此将钓鱼岛视为由美国行使托管权的范围。从国际法领土效力来看,一国对领土主权的单方认识不能改变领土主权的归属,美国官方也明确“对钓鱼岛主权不持立场”。从美国学者的主流意见来看,对于日本钓鱼岛主权的主张持质疑立场的并不鲜见。所以从现代国际法对领土争端的处理规则来看,正确的看法应是:日本战前攫取钓鱼岛列岛的行为为《波茨坦公告》所不容,钓鱼岛的主权归属应当通过正式的领土和约认定,即日本已丧失对琉球诸岛及钓鱼岛列岛的主权,钓鱼岛列岛的主权应当由原领土国行使主权(1972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国际法上唯一的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所以也应当恢复对钓鱼岛的主权)。至于日本主张根据日美间的《冲绳归还协定》而对琉球及钓鱼岛列岛行使主权,因美国并非钓鱼岛的主权国在国际法上无权转让钓鱼岛主权,所以美国结束琉球托管将“行政管辖权”交由日本行使的行为不能证明日本重新获得钓鱼岛主权。易言之,美国1971根据《冲绳归还协定》将钓鱼岛交付日本管辖的行为系“无权处分”,对钓鱼岛主权的归属不产生影响。(作者为苏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霸气!埃弗拉一己之力挽救卓尔 李铁最信任的是他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再造领导指挥体制

作者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