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官网

人人贷杨一夫:P2P的正向价值正逐渐显现

新闻 2018-08-03 22:16:00

新华网北京8月27日电(记者熊争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27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与越共中央总书记特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常务书记黎鸿英进行会谈。


刘云山表示,中越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近年两国关系总体保持发展势头,党际、外交、经贸、人文等各领域交流合作广泛开展,为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刘云山指出,前一段时期,中越关系一度出现紧张困难局面,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越共中央在中越关系面临困难时派总书记特使来华进行两党高层会晤,体现了越南党和政府推动中越关系改善发展的积极政治意愿。希望越方继续与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中越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


刘云山强调,中越要通过合作妥善处理海上问题,双方要坚持双边谈判和友好协商,切实管控好海上局势,把共同开发真正做起来,开创中越全面战略合作的新局面。


黎鸿英说,越南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重视越中双边关系,将之置于外交政策的优先位置。始终重视与中方传统友好、始终真诚希望推进两国全面战略合作关系,是越南党和政府的一贯方针与长期战略。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推进合作、解决分歧,使越中两国致力于各自的事业,比任何时候都重要。相信通过双方的决心和努力,越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必将得以恢复并深入发展。


双方就下一步中越关系发展达成三点原则共识:一是两党两国领导人将进一步加强对双边关系发展的直接指导,推动中越关系始终健康稳定发展。二是双方要继续深化党际交往,着眼长远恢复并加强国防、经贸、执法安全、人文等领域合作。三是双方同意恪守两党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认真落实《关于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用好中越政府边界谈判机制,寻求双方均能接受的基本和长久解决办法,积极研究和商谈共同开发问题,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维护中越关系大局以及南海和平稳定。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参加会谈。

2016年11月14日 

版式设计:沈亦伶

下一步查处“四风”问题将重点聚焦何处?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徙木立信、以上率下,锲而不舍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坚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抓具体、补短板、防反弹,重点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坚决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使党员干部知敬畏、人民群众有信心。

“从数据上看,华西股份和同行相比,负债率有逐渐走高的趋势,不过目前整体风险依旧可控。”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者宋清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制造业来说,负债率在80%以下,都属于可控范围内,但出于抗风险角度考虑,最好负债率能维持在60%以下。

贵网8月4日讯 (黔中早报 记者 沈雁冰 刘佑清 发自浙江温州)在这座城市,4个外省人中就有1个是贵州老乡。


他们人在异乡奋斗,但心怀着深厚的家乡情结


7月23日夜,浙江省温州市境内动车追尾四节车厢坠桥。


救人!救人!救人!当晚,温州城无眠,民众自发参与救援、紧急献血……


温州民间力量展示的温情与关爱,感动了很多人,温州人也一时被誉为“不仅会赚钱会做生意,灾难面前有大爱”。


这一夜,5个贵州老乡也第一时间参与了现场救援。


他们是孙华、李波、刘勇、李文龙、李奇全。


他们共同在一家鞋邦加工作坊务工,作坊距离事故现场300米左右。


他们只是众多在温州打拼贵州人中的一小部分。


温州,以小商品大市场闻名天下,“草根经济”发达,城乡遍布小企业、家庭作坊。


在这座城市,有320多万外来务工、创业者,其中贵州人就有80万。也就是说,每4个外省人中就有1个是贵州人。


他们中有普通的务工者,离乡别土,工作在一线,先求谋生再求站稳脚跟。


他们中有企业的中层管理者,通过自己打拼,成为了“新温州人”中的代表。


他们中有还在打拼的创业者,先“偷师学艺”,再白手起家,开创自己的事业。


他们中有已成功的企业家,事业有成,但不忘反哺家乡,热心公益,回馈社会。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出生草根。


一开始,他们带着希望和梦想,走出大山,奋斗打拼,寻求更多的发展机会。


在第二故乡“温州”,他们从无到有,组建了温州市贵州商会,集合更多创业者的力量,抱团发展,努力提升贵州人在外形象。


共青团贵州省委驻浙江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书记刘启明对在外贵州人精神有个总结:不甘落后,奋力拼搏,勇于创造,乐于助人,在贫困面前不屈服,在困难面前不退缩,在发展面前不谦让,在奉献面前不吝啬。


22岁小伙第一次接触动车就是救人


5位贵州老乡第一时间抢救出20名伤员


深夜回到住处才发现耳朵流血脚底扎破


7月23日,浙江温州。这一天是大暑,白天热得人头发昏。


入夜,温州上空闪电突袭,响雷咋起,电闪雷鸣中大雨倾盆而下。


这一天,对孙华和老乡们来说,日子和往常一样,平淡无奇。


本来在加班的他们,在一声雷击声中,屋内一下陷入黑暗——停电了。


无法继续工作,孙华和老乡们,一起坐在外面“聊天、吹牛”。


屋外还在下雨,闪电不时照亮门外的小路,“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才会来”。


离孙华工作的鞋帮加工作坊门口,30米开外就是甬台温铁路高架,此时,动车D3115正临时停靠在高架上,另一列动车D301正加速前进,后车上的广播已经在报站,温州南站就要到了。一些将要在温州南下车的乘客,开始起身收拾行李,列车过了前方隧道就要到站了。


正在聊天的孙华和老乡们,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房子都震动了,整个身体都从地面弹起来了”。


“一开始以为是地震”的他们,瞬间恢复了平静,大家猜测是闪电击中了什么,继续聊天。


据官方公布的消息,当晚8时30分,甬台温铁路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D3115次,在温州双屿下岙路段,发生追尾事故,造成6节车厢脱轨,其中3节车厢坠落高架桥,1节车厢直插地面。


“动车垮了,快去救人,快去救人”


门外,忽然有人大声喊起,“动车垮了,快去救人,快去救人”。


听到喊声,孙华和老乡们一起跑到屋外。在转角处,一望,看到真的有动车掉到了高架桥下。


出事地点离他们的作坊有300米左右。沿着铁路高架,一路跑过去,孙华看到很多人也正在往出事地点跑。


高架桥下,是一片泥地,赤着胳膊穿着拖鞋的孙华和老乡们,深一脚浅一脚踏着泥泞到了现场。孙华回忆,“当时同时赶到的大概有30—40人,都是附近作坊打工的人和当地的村民”。


夜很黑,雨也还下着,高架桥下漆黑一片,孙华也不知道几节车厢掉下来了。走进一看,“(动车的)车头挤成一块,烂了”。


此时,还没有一个幸存旅客自己从车厢里出来。车厢里很多人在喊“救命啊,救命啊”。


孙华想也没想就找了个被撕裂的车厢口子,弯腰进了车厢,“里面腰都伸不直,黑压压都是行李和人,有些被椅子和行李卡住了,还有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有人在喊‘师傅,救救我’。”孙华说,他进去挤在裂缝口的是个年轻女人,手上紧紧抱着个小女孩,要扶她出来时,她哭着说先救她女儿。孙华把孩子抱出了车厢,“这个孩子2—3岁的样子”。


“一开始看的人很多,进车厢救的人很少”,孙华回忆说,抱孩子出来时,有人接过了他手上的孩子。


“师傅,帮下忙,救人!救人!”


现场依然有人在围观,“最早救人的有30—40人,后来救人或者搭把手的人越来越多。”孙华说,“看到里面抬出人来了,大家都上来帮忙了”。有人开始砸玻璃,有人搬开行李,把人扶出来,撕裂的口子上有人接应。


一开始,现场第一时间救援人员把乘客救出来先让他们平躺在地上,有人头部还在流血。


抬到3个人时,孙华和几个人一起抬着伤员,到路边拦过路的车,想把他们送到医院。


一辆轿车开过来,救援的人去敲车窗玻璃,“师傅,帮下忙,救人!救人!”


车停了下,开走了。


第二辆来的是一辆小货车,后面有个车斗,这个司机师傅二话没说,下来就帮忙把人抬进车斗。3个伤员被送到离事发地最近的康宁医院。


“坏了两双拖鞋,跑回来换了双再去的”


送走伤员,孙华等人再次回到车厢救人。


“一般的伤员,都是扶着走,或者抬腋下”,孙华说,“有一个女的,膝盖背后肉都出来了,头上都是血”。


这个伤员向孙华要布条来包伤口,孙华当时赤着胳膊,无奈没有帮着包扎。


以前从没看到过这么惨烈的场面,不过孙华说,“也来不及害怕,就是和别人一起救人”。


在车厢里,一个30多岁的男子让孙华打120叫救护车,事实上外面的人早已经打了包括110、119、120在内的所有求助电话。


另一个参与救人的贵州老乡李奇全说,救一个男的时,头上在流血,腿也断了,踩在地上就痛得喊起来。“师傅不要叫了,有条命就不错了”,李奇全对那人说,“加把油,走过去”。


有一个中年男乘客,大概有两百多斤重,8个人抬不起来,后来找了个木板,李奇全等8个人一起抬出来的。


事故现场是一片荒野,雨后变得泥泞。脚踩上去,拖鞋就陷在泥里了。


李奇全就把拖鞋别在腰间,光着脚采在烂泥上。


孙华说,自己穿的拖鞋,从泥里拔出来时,断了,立即跑回住处,胡乱穿了老乡的拖鞋再跑回来救人,后来拖鞋又坏了。


等孙华第三次换了旅游鞋再跑过去时,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消防等救援人员已经到了现场。“那时也没想过要穿什么鞋去,光顾着抬人了”。


“洗澡时才发现耳朵在流血,肩膀也割破了”


在孙华和李奇全在高架桥下救人时,现场有人议论说桥上也有很多人受伤。


李奇全的儿子李文龙就带着同是贵州老乡的李波、刘勇沿着山脚处隧道口,攀爬到了高架桥上。


李文龙看到,桥上两车追尾处的动车头被撞烂了,没出事的车厢里,已经有人下车走在了铁轨线上,撞击处有遇难者尸体,李文龙捡了块布盖上。


这时消防员已经赶到了现场,之后,李文龙三人和救援消防员一起抬起了伤员。


高架桥下,在李奇全抬到第三个人时,消防来了,并迅速围起了警戒线,外人不能进入。


周边得知动车事故赶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李奇全和换鞋回来的孙华等一开始救援的人,也只能在警戒线外焦急地看消防员救人。


大概到11点过,李奇全感到头有点晕就回去了。


此时,他们才发现身上有血迹,“救人时顾不上,没发现”。


李奇全回到住处,发现脚底火辣辣的疼,一看原来是脚底扎破了,“应该是光脚踩在泥里,被石头扎破的”。


回去洗澡时,孙华才发现耳朵在不停的流血,肩膀处也被割破了,“估计是被动车裂口处的铁皮割破的”。


7月30日,孙华对黔中早报记者说,隔了三天,耳朵处开始化脓,他去卫生室配了点药涂抹了下。


5位贵州老乡总共救出了20位伤员


这个鞋邦加工作坊有6个人,都是贵州人,当时除了李文龙的妈妈守在作坊外,其他5个人都参与了救援。


他们是:


20岁的孙华,贵州省金沙县城关镇大定村人


42岁的李奇全,贵州省金沙县岩孔镇望云村人


23岁的李文龙,贵州省金沙县岩孔镇望云村人


19岁的刘勇,贵州省金沙县岩孔镇云岩社区


18岁的李波,贵州省仁怀市后山乡冷水村人


7月30日,孙华接受黔中早报特派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总共“进了8次车厢,抬出了7个人,第8次进去时,要救的一个女的,人被死死被卡在桌椅和行李中,只能看到一只手和一个头,救不出来”。


5位贵州老乡前后一共救出了20个伤员。


“救人的不是我一个,很多人一起救的”


事故发生后几天,动车事故处来了一批又一批的领导,一拨又一拨的记者。


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孙华在现场,一些记者模样的人问他当时的情况,他讲了下当时参与救援时情景。


接下来几天,他接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包括家乡媒体的电话。


不过,这些他都觉得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们的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他和老乡们还是和往常一样,如果不停电,如果活比较多,得从早上8点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九十点钟。


一天,一家上海电视台给孙华打来电话,请他去上海演播室做节目,他拒绝了,说:“救人的又不是我一个,现场有三四十人一起救的。”


孙华后来也没注意这起发生在身边的灾难,有多少人遇难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死了很多人”。这起事故目前共造成40人遇难,近200人受伤。孙华也不知道,车上两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中国传媒大学的陆海天、朱平,在这列失事的动车上,永远回不家了。


接下来几天,事故动车车体被运走了,原来的泥路也铺上了石子。


7月28日上午,现场又来了很多人,还围起了警戒线,快到中午时,听人说要有领导来。


孙华他们也到了现场,看到很多汽车,也有很多人围在那里。


那天,温度很高,站在室外,明显能感到热。


12点左右,现场一阵骚动,“温总理来了”。


孙华乐滋滋地说:“那天人太多,警戒线外围了一圈一圈的人,我只看到了总理的背影。”


孙华:“来温州后才第一次看到动车”


孙华,1990年出生,今年才20岁。


7岁那年,爸爸就去世,妈妈随后改嫁。


奶奶一直由姑姑照顾,孙华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后来奶奶也离他而去。


初三那年,“再也读不进书了,就不读书了”。


一开始他去了广东打工,后来有同村老乡跟他说安徽“赚钱不少”,于是他就去了安徽。


“19岁时,谈了一场失败的恋爱,最后分了手”。孙华说对过去没有抱怨。


去年10月,在温州务工的舅舅把孙华带到了温州,并介绍到李文龙的加工作坊当学徒,包吃住,一年9000元。


“这里都是老乡,吃的口味都差不多,很适应”,孙华说,“在广东那边看不起打工的,在温州没有被歧视的感觉”。


加工作坊,每月1号放假,或者没活干的时候,他就去附近的网吧聊聊QQ、看看电影。


加工作坊在农房的底层,里边两间是车间,外面一间是吃饭、堆放半成品的地方。


他们一起住在四楼上。铁路高架离作坊直线距离不过50米。


没事的时候,孙华时常趴在4楼窗口看动车来来往往。


之前,孙华从未看到过动车,到温州后,他才第一次看到动车,“速度真快啊!”


李文龙:带着梦想,来到温州


动车失事的地方温州双屿镇是“中国鞋都”,那里到处是生产鞋子的工厂。


今年才23岁的李文龙,是这家鞋邦加工作坊的老板。


他高中读了半年后,就没有读书了。


此前,他爸爸李奇全已经在温州待了近20年,一直在建筑工地上当小工。


5年前,李文龙来到温州后,先是在一家皮鞋厂当学徒,学了半年多后,他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


他筹了1万块钱,开始创业,租了个农房,买了几台专门缝制皮鞋的缝纫机,开始了小老板的生涯。


除了李文龙一家三口自己干活外,还有三个工人也都是贵州老乡。


李文龙平时就接些皮鞋厂外发的加工活来干。把皮料等缝制成鞋的半成品。


李文龙担忧的是,时不时加工作坊会接不到活干。


像这样的无名手工作坊,他们所在的村里到处都是。


2011年7月,第六届“温州市百名优秀新温州青年”评选结果揭晓,贵州人王礼堂从温州市登记的300万外来人口中脱颖而出,光荣登榜。和他一样获评“新温州人”的还有其他3名贵州人。


王礼堂1983年出生在贵州凯里,2005年来到温州,一呆就是6年。如今,他已是一家大型企业的中层干部,月薪5000元以上,住着单位分配一室一厅的房屋。但他仍然认为,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打工者,并且一直都在漂泊,没有固定下来。


那么,漂泊中的王礼堂,是怎样成为“优秀新温州青年”的。


他有5座城市的作协会员证


王礼堂成为“优秀新温州青年”,与文学有很大的关系。


早在2003年,王礼堂还在一所中专学校学习计算机时,就已经发表文学作品近10万字,并加入了凯里市作家协会,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会员之一。此后,每到一个城市,王礼堂总会设法联系上当地的作家协会。对他来说,那是找到组织的感觉。如今,他有5个会员证,分别是凯里、贵州、九江、温州等地作协的会员证。


毕业后,王礼堂在一位老师的介绍下,在黔东南一家电视台当实习记者。“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职业。”王礼堂说,他只呆了几个月,就离开了那家电视台。


想出去闯一闯的王礼堂随后南下至广州。这是他第一次来大城市,“城市很大,大得我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迷茫中的王礼堂随便买了一张火车票,目的地他并不清楚,只是发现很多人都买票到那里——深圳。


在深圳南士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应聘,王礼堂成为该公司普通工人。一周后,公司内聘企业文化专员,王礼堂带着早前参加作协的会员证报名,顺利通过。


随后,他参与创办了深圳南士科技有限公司第一份企业内部报刊《南士之声》,正式与企业报结缘。也正是这份宝贵的经历,让他后来在温州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


“我的命运是被文字改变的。”王礼堂深有感触地说,“我是做企业文化方面工作的,自然离不开文字。”


到温州前曾误入传销组织


2005年3月,还在深圳工作的王礼堂接到一个电话,是此前在贵阳认识的一个女同事打来的。


“她说像我这么有能力的,在江苏发展会更有前途。”王礼堂辞去深圳的工作,回到贵阳,和女同事一起赶至江苏盐城,“误入”传销组织。先交2800元钱给这个组织,然后拿一套产品去卖,后来王礼堂才知道,“所谓的拿去卖就是发展自己的下线”。


王礼堂是个直肠子,当亲戚朋友一问怎么回事,就把原委说了。所以,3个月下来,他一套产品都没有卖出去。


破旧的民房,大坑当厕所,晚上睡地板,吃的东西难以下咽,连上厕所都有人跟踪。这是王礼堂在传销组织呆了3个月的最大感受。


组织上线亦对王礼堂失去信心,对他的看管也就松了许多。6月的一天,他偷跑出去上网,遇到在温州打工的同学,决定逃跑出去投奔他。如此机缘巧合之下,2005年7月,王礼堂来到温州。


先后为8家温州企业创办企业报


王礼堂说,他擅长的是文字工作。所以到温州后,他的工作方向还是以文字为主。


此时,恰好温州一家媒体招聘驻站记者。“说是记者,但主要是拉广告业务”,王礼堂说,进入该报社3个月以后,业务没拉到一笔,倒认识了许多温州中小企业的老板。


一个模具公司老板说,“你到我这里来干”,于是,王礼堂便辞职去了模具公司,担任董事长秘书,负责文书以及企业文化工作。


就这样,王礼堂再次与文字、与企业报联系在一起。


在模具公司工作1年以后,王礼堂逐渐摸清了企业文化宣传思路。此后,他先后在8家企业创办企业报。


温州的中小企业特别多,王礼堂发现里面也有商机。“我发现他们大部分企业都没有自己的企业报”,在调查过程中,也有不少企业表示愿意发展企业文化,办企业报。


他以成立工作室的形式,承接温州各个企业的报刊,以及给企业办产品画册,“类似于广告公司的业务范围”王礼堂强调,“但我们只做企业报。”


然而,因为长期找不到订单而草草结束。“发现只有那么几家愿意办”,而且大部分是一年办一次,这样业务无法维持。


2010年,被评为温州市优秀团干部,随后的2011年7月,因为在文化方面贡献突出,他又被评为“新温州青年文化之星”,即为“新温州人”。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今的王礼堂在温州没有自己的房子,虽然已经结婚,且有一个两个月的孩子,“但只是扯证,还没有办酒。”


马上就要30岁的王礼堂的想法是,在温州继续工作两年,有一定积蓄以后,回到贵州,找一个合适的项目投资开店,或者就在农村搞养殖。王礼堂说,能够获评“新温州人”称号,是自己能力得到承认的表现,但没有想过在温州定居。


事实上,这是诸多去温州打工青年的普遍尴尬。作为新温州人,可以优先落实户籍政策,但王礼堂还没有做好当“新温州人”的打算。


身在温州 心系纳雍


这个叫“大哥华”的人,大把大把时间花在家乡公益事业上


纳雍,这个贵州边远穷困地区,闭塞,生存环境差。但就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有一群肯为她不断奔走的人,他们是“爱心纳雍论坛”的义工,专注于公益。


“大哥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几年来,他一直热心于家乡的公益事业建设,他和几个网友共同创办了“爱心纳雍论坛”,然后用大部分的精力来经营。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对家乡纳雍如此熟悉的“大哥华”,其实人在温州,并且已经呆了14年。


最近,“大哥华”有些焦虑。他正积极奔走于这个爱心组织的注册事宜。“如果能够成功注册,我们就能有自己的捐款账号等,不用依附于其他基金会。”可惜的是,尽管所有工作已经完成,但仍然一直未能注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大哥华”安慰着自己,“这是一个过程,急不来的。”


人在他乡


“大哥华”原名李江华,纳雍人,1997年闯至温州。


彼时,他已经在广州奋斗了4年。李江华在珠海一家广告公司打工,后将其派至深圳学习苹果机专业排版。整个排版过程学会后,回来的工资一下就从每个月500元涨到3000元。


14年的温州生活,李江华搞过工作室,开过网吧,做过房地产策划。最终,他还是回归老本行,干起了印刷行业。


2007年,他的温州桦林条码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条形码也是属于印刷,是带有科技的特种印刷。”李江华说。


在温州,无论做什么都得想到前面。如果做普通印刷,肯定做不过他们,所以我选择做条形码。值得一提的是,李江华的客户只有一个,南非最大超市物品条形码。


只有一个客户意味着,如果客户不再合作,那他的公司也就将宣布倒闭。“不过,也有好处,不用应酬其他客户,我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做公益。”李江华乐观地说。


捐个图书馆


李江华并不善言辞,他甚至不像一个商人。即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也反复地说,自己的工作很不足道,就爱心纳雍论坛而言,还有其他网友付出得更多。


“我们很草根。”曾有媒体形容他们是“精英”,他摇着头说,真的算不上,只是一步一个脚印想把论坛做好的普通网友而已。


他的一切公益活动,都始于一个叫“纳雍论坛”的地方。


在这里,他认识了老兵,一个退伍军人;木头,和他一样漂泊在外的纳雍人;以及石匠、撒旦、知无邪、凯珑莜瑶、紫水晶等等。从一开始,他的网名就叫“大哥华”,沿用至今。


那时的纳雍论坛并非现在的“爱心纳雍论坛”,网友们多在里面嬉笑怒骂,并未专注于公益。而公益的开始,则是老兵在论坛掀起的“关注贫困山区儿童活动”,主要内容是给纳雍县的小学捐赠图书。


活动开始不久,网友们便给两所小学捐了图书,并成立了“爱心图书馆”。


李江华用自己企业的名义给歌乐小学捐了一个图书馆。“这是我捐的第一个图书馆。”李江华说,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参与公益活动的快乐。


此后,专注于公益的“爱心纳雍论坛”应运而生。


李江华是论坛7个理事之一,他的主要工作是承担论坛维护工作和统计捐款账目。


“因为网站是纯公益 ,没有收入,所以只能自己花钱请广州一家网络公司维护。”李江华说。


论坛成立的三年时间里,策划了各种活动。“乡村爱心图书室计划”先后筹集资金为69所山区小学建立了图书室,受益学生2.1万人;“爱心纳雍圆梦大学”活动筹集资金99.8万元,帮助160名新录取贫困大学生顺利踏上求学之路;“关注贫困孩子冬衣计划”为8所山区小学2321名学生发放了新棉衣、棉裤、棉鞋等保暖衣物。


活动中,李江华除了积极拉企业赞助之外,还义务的成为“冬衣计划”的采购员。“因为我在温州,这里有最大的童装基地,适合批量购买。


公益成魔


李江华喜欢参与到公益活动中的感觉。


用他的话说,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一旦有结果,就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这样的参与直接表现在,他一天会花10个小时泡在论坛上,随时关注论坛动态。


因为长时间泡在网上的“疯狂”举动,妻子也曾经提出小小的抗议。“可以直接捐钱,不用把平时的时间都用在上面。”


李江华反驳说,捐钱和参与是不一样的感觉。


事实上,他自己也时常掏钱捐赠。一次公益晚会,很多囤积的衣服没有卖出去,他自己花6000元买了下来。“就当是留个纪念。”


“疯狂”举动还不止如此,由于一直活跃在论坛中,李江华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向朋友们推荐“爱心纳雍论坛”。


“我不劝捐,但是请他们去浏览一下还是可以的。”李江华说,浏览之后,很多人表示愿意捐赠,包括旧衣物和旧书籍。


李江华有一个名为“篮球部落”的QQ群,每当“爱心纳雍”有活动,他均会将活动链接发到群里。这样,群内全国的网友亦纷纷表示支持,“目前,这个群已经捐了一个图书室,几百套冬衣和雨鞋。”


在自己的公益论坛上呆得久了,李江华也悟出了心得。


“在做公益的时候,很多细节的问题都需要注意。”李江华举例说,曾有两所大学的学生要求到纳雍的小学支教,他们问,能不能带礼物给这些小朋友。“我觉得不妥,这样容易让小孩们产生依赖思想,即使要买礼物,也要通过奖品的方式赠送,这样让他们得到有付出才能有收获的感受。”


事实上,公益的工作中,这些细小的问题还有更多。


有网友曾拍到纳雍一所小学的照片,所有的学生站在泥泞的操场上,遂将照片发至论坛。李江华看到后,便在论坛号召爱心人士向学校捐赠维修操场的费用。“已经有网友表示愿意捐钱修操场了。”李江华说,但到这个学校考察后发现,再过不久学校就要搬离了,用不着修操场,所以又赶紧发帖道歉。


每一笔账目都需要清清楚楚,这样既是给捐赠者的一个交代,亦是给受捐人的交代。


分歧和争议


在收获信心和希望的时候,李江华他们也会遭到非议。李江华说,正是因为网友们的集体努力,爱心纳雍论坛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目前注册会员达到17782人,经过审核登记注册的义工有83人。


为了筹集更多的资金建乡村学校爱心图书室,2009年春节,爱心纳雍论坛和纳雍县委宣传部合作,策划了“神州大地纳雍人春节联欢晚会”,出钱邀请明星演出,打出“爱心不打折”的广告,义卖200元一张门票。


用这些钱,建起了28所学校的爱心图书室。


当时论坛内部也有分歧,说“民间组织怎么和官方搭在了一起”。 甚至有人提出了异议:“95%被用在了花销上,5%用于公益。”


有义工认为,公益事业要想发展壮大,帮助更多的孩子,类似的活动不是不能做,“如果不做,连这28所学校的图书室也建不起来”。


除此之外,在爱心纳雍论坛内部,也时常有争论。比较突出的是曾经的纳雍论坛改版为“爱心纳雍”期间,一位论坛创始人反对此举。因此,原来纳雍论坛一些热衷公益的网友便另起山头——重新注册域名,并取名“爱心纳雍”。


另一个则是爱心纳雍曾经的一个理事,总是把一些事情夸张得很大,网友们觉得这样做很浮躁,感觉不够踏实,所以“后来第二届理事选举的时候,就把他选下去了。”


虽有一些分歧和争议,但论坛很快便度过难关。2011年4月,一个好消息在爱心纳雍论坛发布:他们通过了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的评审,作为“在农村地区开展基础教育改善和儿童关怀工作的草根公益组织”,获得了行政办公经费、管理人员经费等5万元的资助。


为更好地对接外界的资助,爱心纳雍论坛已招聘了两个专职义工,租了办公室。


然而,爱心纳雍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这个组织目前还只是一个简单的论坛形式,没有形成基金会,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但愿能够早日注册成功。”李江华说,他们都希望,在未来,中国的每一个贫困地区都有自己的公益组织。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56)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