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

短兵相接:造车新势力盈利痛点难破

新闻 2018-08-03 22:15:46

央视网消息:7月10日,习近平出席中阿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讲话中,习近平就中阿关系作出了一个重大论断:我们一致同意建立全面合作、共同发展、面向未来的中阿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阿友好合作新的历史起点。

这个新的历史起点,承接着中阿源远流长的昨天,推动着中阿全面合作、共同发展的今天,开启了中阿面向未来的明天。习近平重要讲话绘就了新时代中阿战略伙伴关系的蓝图。央视网摘取讲话精要,为您一一梳理。

1)虽相隔遥远,却亲如一家

中阿友谊源远流长,历久弥新。中阿两大民族虽相隔遥远,却亲如一家。

我们在古丝绸之路上“舟舶继路、商使交属”,在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中并肩奋斗、患难与共,在各自国家建设事业中相互支持、互利合作,谱写了合作共赢的灿烂篇章。

历史和实践证明,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无论面临怎样的艰难险阻,中阿始终是互惠互利的好伙伴、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2)“一带一路”建设全面带动中阿关系发展

作为历史上丝路文明的重要参与者和缔造者之一,阿拉伯国家身处“一带一路”交汇地带,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

中国发表了对阿拉伯国家政策白皮书,“一带一路”成为中阿关系重要内容。阿拉伯国家联盟外长理事会通过决议,表达阿拉伯国家集体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政治意愿。本届部长级会议上,中阿双方还将签署《中阿合作共建“一带一路”行动宣言》。

4年来,我们携手同行,把“一带一路”同地区实际结合起来,把集体行动同双边合作结合起来,把促进发展同维护和平结合起来,优势互补,合作共赢,造福地区人民和世界人民。

4年来,“一带一路”建设全面带动中阿关系发展,中阿全方位合作进入新阶段。

中方愿同阿方加强战略和行动对接,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共同做中东和平稳定的维护者、公平正义的扞卫者、共同发展的推动者、互学互鉴的好朋友,努力打造中阿命运共同体,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3)全面合作、共同发展、面向未来的中阿战略伙伴关系

在此,我宣布,经过中阿双方友好协商,我们一致同意建立全面合作、共同发展、面向未来的中阿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阿友好合作新的历史起点。

●增进战略互信

我们要坚持对话协商。中东很多事情盘根错节,大家要商量着办,不能一家说了算,一家说了也不可能算。

我们要坚守主权原则,反对搞分裂割据。

我们要倡导包容性和解,反对搞压制性妥协。

我们要反对恐怖主义,加强综合施策,抓好民生建设。

●实现复兴梦想

要牢牢抓住互联互通这个“龙头”。

要积极推动油气合作、低碳能源合作“双轮”转动。

要努力实现金融合作、高新技术合作“两翼”齐飞。

●实现互利共赢

中国将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

我们要继续用好支持中东工业化的专项贷款和优惠性质贷款,推动中国企业参与园区开发建设、招商运营,促进产业聚集。

中国欢迎阿拉伯国家参加今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在今后5年实现阿拉伯国家参加博览会及贸易和投资综合展全覆盖。

中国愿务实推进同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巴勒斯坦自由贸易区谈判,也愿同更多阿拉伯国家探索商签全面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

●促进包容互鉴

我们要更多向对方汲取智慧和营养。

我们要传播重和平、尚和谐、求真知的理念,办好中阿文明对话暨去极端化圆桌会议。

我们要以对话消除误解,以包容化解分歧,营造正信正行的良好氛围。

我们要深入挖掘不同宗教中增进和谐、健康向上的内容,结合时代进步要求做好教义阐释。

我们要合作建设网络文明,共同反对网络上宣扬极端、散布仇恨的言论。

4)中阿合作论坛大有可为

要适应新时代中阿关系发展,论坛建设要有新气象、新作为。

要合理配置资源,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做强能源、新闻、北斗导航、企业家论坛等机制,积极推动建立妇女、青年、旅游等机制。

论坛工作要贴近双方实际需要,通过加强交流,让双方思想形成更多交汇,这样集体行动才会更有力量。

(整理/孟利铮、邢斯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刘长根介绍,除边督边改问责外,第一轮督察还累计移交了387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案卷。

王胜俊所说的这部法律是2017年6月1日开始施行的网络安全法。

资料 | 新华社 羊城晚报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央视新闻等

“同为国家标志,国歌法时隔20余年才出台,有其历史原因。”焦洪昌介绍说,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没有明确国歌,只是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代国歌。当时这首歌的歌词存在很大争议,尤其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所以在1978年,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关于国歌的决定时,更改了国歌歌词。但一直存在不同意见,之后的1982年,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

昨天的一则新闻颇为引人注目:“教育部要求,在全国中小学教材中,将’八年抗战’的说法,一律改成’十四年抗战’。”


抗战时长说法的变化,是一种“统合”。在此前的教材中,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37年“七七事变”之间,谓“局部抗战”;七七事变之后,谓“全面抗战”。均为“抗战”。


但事情也并不简单。教材虽小,每次改正,均牵动大局。为何官方突然有此变化?


相关文件相关文件

判断


先下一个判断:这是一次落实中央精神的改动。


2015年的九三阅兵,习近平开篇即谈:“70年前的今天,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和平的阳光再次普照大地。”


而早在2015年7月,在主持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就有过类似的论述:“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八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十四年抗战的历史,十四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要以事实批驳歪曲历史、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的错误言论。”


事实上,这次改动,也已酝酿许久、至此完成。而这一改动,不仅是落实近年来抗战研究成果的举动,更是给予这段抗战史以确定的承认与尊重。


这种“承认与尊重”,也落实在九三阅兵当天。


当天,在阅兵队伍中,“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从天安门前走过。电视里的画外音是:“东北抗日联军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最早的抗日武装。白山黑水、冰天雪地,他们14年周旋苦战,牵制了数十万日伪正规军。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一个个英雄的名字永垂史册。”


传承


那么,为什么之前又有“八年抗战”的说法呢?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1000个为什么》中说:“(八年与十四年)两种提法一直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语言环境下使用,已经约定俗成。其实质内容没有矛盾。”


“约定俗成”,说明来源已经不甚明晰。的确,1937年的七七事变,是停留在当时绝大多数人的记忆中全面抗战的开始。


但也有一些蛛丝马迹。比如,国民政府在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发表的《告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书》中,就有“我们的抗战……八年奋斗的信念,今天才得到了实现”、“我全国同胞们自抗战以来,八年间所受的痛苦与牺牲……”的说法。


在共产党的历史叙述中,十四年一直不可分割。1945年4月,中共七大上,毛泽东作了着名的《论联合政府》的报告。报告中虽然也有“八年”、“八年来”的说法,但明确说到:“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1931年就开始了。”


1949年,中共中央给东北局所发的电文,再次肯定了东北抗联从1931年起即进行的抗日斗争:“此种光荣斗争历史应受到党的承认和尊重。”


这种肯定也持续到现在。无论是2005年抗战胜利60年,还是2015年的九三阅兵,领导人的讲话中均体现了“十四年抗战”的史观。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国民党的抗战叙事。


差异


2015年9月2日,马英九发表抗战纪念讲话,直接用的是“八年抗战”:“八年抗战不但挽救了中华民国、光复了台湾,也帮助同盟国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八年抗战是中华民族历史上规模最大、死伤最多、影响最深的民族保卫战。”


如何记忆历史,其中存着差异。


有人说,之所以算“八年”,是因为要从“政府是否宣战”算起。因此这个起点,要从1937年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开始。


但这种说法站不住脚。事实上,真正的《国民政府之对日宣战书》,得到1941年12月9日珍珠港事件之后才发出。但这么算下来,抗战才4年,更不符合常识。


国民政府之前4年为什么不宣战?理由也很简单:第一,侵略与反侵略从来无所谓宣战与否,日本就从未宣战;第二,当时形势下,按“国联”规定,一旦中日生战,中立国将实行封锁,为了得到国外的军火,国民政府也未宣战。


更深刻的原因在于,国民党根本就没法儿纪念之前那6年。


取舍


毕竟,从1931到1937年,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屡次“局部抗战”,都不是当时的国民党当局想看到的。


回想一下吧:九一八事变,是“不抵抗”政策导致东北沦陷,当时东北军和关东军的力量对比可是对中国有利;一直到1936年12月的西安事变,迫于兵谏之形势,蒋介石才同意抗日。


说得再直白些,这6年间,国民政府根本没想跟日本打。这一点,时任外交部长顾维钧在回忆录中有明确表述:


“早在沈阳事件之前的夏天,他(蒋介石)就在庐山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当时提出的,特别是少帅在东北的集团提出的对日采取强硬态度,和直接抵抗日 本侵略的政策等要求。委员长是个现实主义的政治家;他觉得必须对日谈判。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不愿意公开明言直接谈判的政策。”


九一八之后,国民政府的《告全国民众书》也说得很明确:“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 ”而在事变后两天,中共即发出抗日通电。


但从东北开始,战火早已燃起。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军进攻上海,十九路军抵抗;1933年,有热河抗战、长城抗战;1935年,有 “华北事变”,国民政府与日本达成《何梅协定》,实质上放弃华北主权,之后中共发出“抗日则生,不抗日则死”的八一宣言;至于东北义勇军、东北抗日联军 等,更是在冰天雪地里坚持了整整14年。


所以,国民党没法儿纪念“十四年抗战”,是历史记忆的选择问题,也是政治取舍的问题。但以东北义勇军、东北抗联为代表的抗战,毕竟从1931年就开始了。


历史


九一八之后,东北大地上活跃着的游击队伍,是共产党领导的力量、“不服从命令”的官军,以及民间自发力量。


看看这些名字吧:国军中的爱国力量,有公安总队、警察、东北军团;人民自发成立的,有诸如“东北民众自卫军”、“吉林自卫军”,甚至还有“大刀 会”、“红枪会”及“胡子”等绿林人士;之后,“东北义勇军”等力量,被整编为“东北抗日联军”。其领导者,则有共产党员杨靖宇、赵尚志、李兆麟、周保中 等。


这也不止是东北人民的战争。就义于雨花台的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罗登贤,广东人;烈士赵一曼,四川人;牺牲前在冰雪中断粮五天的杨靖宇,河南人;中 共东北反日总会党团书记冯仲云,江苏人;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周保军,云南人。朝鲜的第一代领导人,如金日成、崔庸健等,也曾是东北抗联的一员。


6年间,在白山黑水的冰天雪地里,汉族、朝鲜族、蒙古族、满族等不同民族的中华儿女一起,用游击战牵制了日伪军近40万兵力。


记忆


其实,学术界也一直有改掉“八年抗战”的声音。岛叔查到一篇1987年的论文,就呼吁要接续“十四年抗战”的表述。而在日本左派史学研究者那里,“十五年战争”的提法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有了,其起算点就是九一八事变。


换句话说,“九一八”是一个节点性的事件,这一点也是史学界、以及党派间可以公认的标志性事件。就连日本天皇也在2015年元旦时说,“日本应 该借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借此机会好好学习以满洲事变(中国称“九一八事变”)为发端的那场战争的历史,思考日本今后应有的样子”。


今年是七七事变80周年。改变抗战时长的标准表述,也是为了更好地记忆那场战争。毕竟,人们如何记忆过去,也就如何面对当下和未来。总有一些记忆,值得被全民族小心呵护。


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本书中所言:“我们既充分肯定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在中国共产党主张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进行的全民抗战,也充分肯定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抗日斗争、特别是东北抗日联军的英勇斗争和其他一些中国军队的奋起抵抗。”


本文由作者网络整理发布,如果涉及到你的权益,请联系作者好及时删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短兵相接:造车新势力盈利痛点难破

新闻 最近更新: 2018-08-03

简介:刘长根介绍,除边督边改问责外,第一轮督察还累计移交了387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案卷。